滚动鼠标查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近代以来中国反对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中国人民之所以能取得这一以弱胜强的伟大胜利,关键在于在中国共产党倡导推动下,结成了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了中国国民党领导的正面战场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互相配合的战争格局,从而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观,中华民族的壮举,惊天动地的伟业”。在敌后战场,主要运用的是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而进行游击战的关键则是——建立抗日根据地。

毛泽东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和《论持久战》中,都曾把敌后抗日根据地比作围棋中的“做眼”,是抗日游击战争的后方和依托,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敢不敢动员人民、武装人民、依靠人民,能不能充分激发蕴含在广大军民中的最深厚伟力,是决定抗日战争前途和命运的重要因素。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军队以“敌进我进”的超常胆略深入敌后,放手发动群众,巩固和发展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在广阔的敌后战场充分发挥中国地广人众的战略优势及人民战争的威力,为构建持久抗战的大格局奠定了重要基础。

在与日军的战斗中,中国共产党领导敌后军民大力发展群众性的游击战争,开展多种形式的武装斗争,创造了很多极为有效的歼敌方法,使地道战、地雷战、水上游击战、交通破袭战、民兵联防等得到蓬勃发展,丰富和发展了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是战争史上的一个伟大创举。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由于日军对敌后抗日根据地推行残酷的“三光”政策,根据地经济条件日趋恶化,中共中央提出自力更生、生产自救的口号,开展大生产运动,支持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根据地军民长期独立坚持敌后抗战。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武装,实行人民战争,坚持持久战,开展独立自主的敌后游击战争,开辟了华北、华中、华南和东北四大敌后战场,不但有力配合了正面战场的对日作战,而且歼灭大量日伪军有生力量,发挥了独当一面的战略作用,赢得了世界人民的广泛瞩目。

到1945年中国共产党在敌后建立大大小小19块抗日根据地,也就是19个“眼”,人民军队发展到约132万,民兵发展到260余万,收复国土近100万平方公里,解放人口近1亿。

抗日根据地是在日本侵略者的后方即日本侵占区开辟的,是在日伪残酷扫荡、包围封锁的极端困难条件甚至抗日阵营内部反共顽固派的封堵摩擦下坚持和发展的。抗日根据地的存在和发展,不仅极大地减轻了正面战场的压力,起到了巨大的战略配合作用,而且克服了妥协投降的危险、坚定了全国人民抗战到底的决心,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维护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国共产党以坚定的信念、坚强的意志、坚决的行动,实事求是,机动灵活,发动、组织、带领敌后根据地的广大群众,与日本侵略者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充分表明了中国共产党是中华民族的先进代表。

何为根据地
根据地影像
根据地视频
  1. 抗日根据地是游击战争的后方
  2. 从开辟游击区到建立根据地
  3. 抗日根据地分为山地、平地和河湖港汊地三种类型
  4. 抗日根据地如何打破敌人的进攻
  5. 抗日根据地内军事力量的发展
  6. 人民是依托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的基础
抗日根据地是游击战争的后方

——敌我各有加于对方的两种包围,大体上好似下围棋一样,敌对于我我对于敌之战役和战斗的作战好似吃子,敌之据点和我之游击根据地则好似做眼。在这个“做眼”的问题上,表示了敌后游击战争根据地之战略作用的重大性。(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游击战争的根据地是什么呢?它是游击战争赖以执行自己的战略任务,达到保存和发展自己、消灭和驱逐敌人之目的的战略基地。没有这种战略基地,一切战略任务的执行和战争目的的实现就失掉了依托。无后方作战,本来是敌后游击战争的特点,因为它是同国家的总后方脱离的。然而,没有根据地,游击战争是不能够长期地生存和发展的,这种根据地也就是游击战争的后方。(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敌人为了确保占领地的利益,必将日益加紧地对付游击战争,特别在其战略进攻停止之后,必将残酷地镇压游击队。这样,长期性加上残酷性,处于敌后的游击战争,没有根据地是不能支持的。(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历史上存在过许多流寇主义的农民战争,都没有成功。在交通和技术进步的今日而企图用流寇主义获得胜利,更是毫无根据的幻想。然而流寇主义在今天的破产农民中还是存在的,他们的意识反映到游击战争的领导者们的头脑中,就成了不要或不重视根据地的思想。因此,从游击战争的领导者们的头脑中驱除流寇主义,是确定建立根据地的方针的前提。要或不要根据地、重视或不重视根据地的问题,换句话说,根据地思想和流寇主义思想的斗争的问题,是任何游击战争中都会发生的,抗日游击战争在某种程度上也不能是例外。因此,同流寇主义作思想斗争,将是一个不可少的过程。只有彻底地克服了流寇主义,提出并实行建立根据地的方针,才能有利于长期支持的游击战争。(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敌人在我们这个大国中占地甚广,但他们的国家是小国,兵力不足,在占领区留了很多空虚的地方,因此抗日游击战争就主要地不是在内线配合正规军的战役作战,而是在外线单独作战;并且由于中国的进步,就是说有共产党领导的坚强的军队和广大的人民群众存在,因此抗日游击战争就不是小规模的,而是大规模的;于是战略防御和战略进攻等等一全套的东西都发生了。战争的长期性,随之也是残酷性,规定了游击战争不能不做许多异乎寻常的事情,于是根据地的问题、向运动战发展的问题等等也发生了。(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他(日本)是比较小的国家,他的兵力、财力不足,经不起长期的消耗。由于他的兵力不足,在中国的坚强抵抗面前又不得不分散与消耗,使他无法占领全中国。即在其占领地区,由于中国的广泛发展游击战争,亦实际只能占领大城市,大道与某些平原地带,其他仍然是中国的。我们是大国,地大,物博,人多,兵多。不管敌人占去了我们主要的大城市与交通线,然而我们还有大块土地作为我们长期抗战与争取最后胜利的根据地。即在敌占地区我们也还有许多游击战争根据地。(毛泽东《论新阶段》)

——此阶段(战略相持阶段)内,敌之企图是保守占领地,以组织伪政府的欺骗办法据之为己有,而从中国人民身上尽量搜括东西,但是在他的面前又遇着顽强的游击战争。游击战争在第一阶段中乘着敌后空虚将有一个普遍的发展,建立许多根据地,基本上威胁到敌人占领地的保守,因此第二阶段仍将有广大的战争。……除正面防御部队外,我军将大量地转入敌后,比较地分散配置,依托一切敌人未占区域,配合民众武装,向敌人占领地作广泛的和猛烈的游击战争……那时,整个敌人占领地将分为三种地区:第一种是敌人的根据地,第二种是游击战争的根据地,第三种是双方争夺的游击区。(毛泽东《论持久战》)

——游击战争是要有根据地的,没有根据地就不能长期坚持。在华北,日军虽然占领着交通要道与主要城市,但各省边区、山地及广大的乡村,日军是不能到达或不能经常武装占领的。在这些区域中就应该建立抗日根据地,作为游击队活动的后方。(刘少奇《抗日游击战争中各种基本政策问题》)

——与敌人的进攻方向相反,我伟大的人民军队——八路军和新四军向着敌后挺进,这种挺进是在敌人战略进攻阶段上我方的反进攻。就是说:当敌人向我进攻,而国民党军队大批退却的时候,八路军和新四军则以无比英勇的姿态向敌后反攻,取得不断胜利,牵制敌人,建立战略根据地,创造了解放区,并在精神上振奋了全国人民抗战的意志,在事实上证明了亡国论是错误的,而人民战争必将获得最后胜利。同时,也正在事实上证明了速胜论是错误的,由于敌强我弱的诸条件,必然要经过人民战争逐步转移战局,因而抗日战争乃是持久战。(朱德《论解放区战场》)

——消耗战的主要目的,在于消耗敌人的物力人力,引起战局的变化,改变敌我的形势。为欲达到长期的消耗敌人力量,惟一的就是发动群众的游击战争,在敌人后方建立小块小块的根据地,分散敌人力量。(彭德怀《争取持久抗战胜利的几个先决问题》)

——在抗日战争中,我们有着充分的条件在敌人后方侧翼去开展广泛的游击战争。在那里去坚定群众抗日的意志,给他们以最后胜利的光明前途的希望;在那里去破坏日寇和汉奸的欺骗与活动,组织同胞们的抗日斗争,创造许多抗日的小块根据地,支持与开展整个抗战的局面。(彭德怀《争取持久抗战胜利的几个先决问题》)

从开辟游击区到建立根据地

——游击区和根据地是有区别的。……游击战争在开始时期还不能完全占领该地,只能经常去游击,游击队到时属于游击队,游击队走了又属于伪政权,这样的地区就还不是游击战争的根据地,而是所谓游击区。这种游击区,经过游击战争的必要过程,消灭或打败了许多敌人,摧毁了伪政权,发动了民众的积极性,组织了民众的抗日团体,发展了民众武装,建立了抗日政权,游击区就转化成了根据地。将这些根据地,增加到原有的根据地里面去,就叫做发展了根据地。(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有些地方的游击战争,全部活动地区开始都是游击区……那里已有长期的伪政权……它们在开始活动时,只能在此区中选择好的地点作为临时的后方,或叫做临时根据地。要待消灭敌人和发动民众的工作开展了之后,才能把游击区状态消灭,变为比较稳固的根据地。(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从游击区到根据地,是一个艰难缔造的过程,依消灭敌人和发动民众的程度如何而定其是否已从游击区过渡到了根据地的阶段。(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有许多地区,将是长期地处于游击区状态的。在那里,敌人极力控制,但不能建立稳固的伪政权,游击战争也极力发展,但无法达到建立抗日政权的目的,例如敌人占领的铁路线、大城市的附近地区和某些平原地区。(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至于敌人有强大力量控制着的大城市、火车站和某些平原地带,游击战争只能接近其附近,而不能侵入其里面,那里有比较稳固的伪政权,这又是一种情形。(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由于我之领导错误或敌之强大压力的结果,可以使上述的情形发生相反的变化,即根据地化为游击区,游击区化为敌之比较稳固的占领地。这种情形是可能发生的,值得游击战争的领导者们特别警戒。(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在整个敌占地区,经过游击战争和敌我双方斗争的结果,可以变为三种情况的地方:第一种是被我方游击部队和我方政权掌握着的抗日根据地;第二种是被日本帝国主义和伪政权掌握着的被占领地;第三种是双方争夺的中间地带,即所谓游击区。游击战争领导者的责任,在于极力扩大第一、第三两种地区,而极力缩小第二种地区。这就是游击战争的战略任务。(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抗日根据地分为山地、平地和河湖港汊地三种类型

——抗日游击战争的根据地大体不外三种:山地、平地和河湖港汊地。(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山地建立根据地之有利是人人明白的,已经建立或正在建立或准备建立的长白山、五台山、太行山、泰山、燕山、茅山等根据地都是。这些根据地将是抗日游击战争最能长期支持的场所,是抗日战争的重要堡垒。我们必须到一切处于敌后的山岳地带去发展游击战争,并建立起根据地来。(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平地较之山地当然差些,然而决不是不能发展游击战争,也不是不能建立任何的根据地。河北平原、山东的北部和西北部平原,已经发展了广大的游击战争,是平地能够发展游击战争的证据。……一方面,敌人兵力不够分配,又执行着前无古人的野蛮政策,另一方面,中国有广大的土地,又有众多的抗日人民,这些都提供了平原能够发展游击战争并建立临时根据地的客观条件;如再加上指挥适当一条,则小部队的非固定的长期根据地之建立,当然应该说是可能的。……大抵当敌人结束了他的战略进攻,转到了保守占领地的阶段时,对于一切游击战争根据地的残酷进攻的到来,是没有疑义的,平原的游击根据地自将首当其冲。那时,在平原地带活动的大的游击兵团将不能在原地长期支持作战,而须按照情况,逐渐地转移到山地里去……但是保持许多小的游击部队,分处于广大平原的各县,采取流动作战,即根据地搬家,一时在此一时在彼的方法,在民族战争的条件下,不能说没有这种可能。至于利用夏季的青纱帐和冬季的河川结冰之季候性的游击战争,那是断然可能的。(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依据河湖港汊发展游击战争,并建立根据地的可能性,客观上说来是较之平原地带为大,仅次于山岳地带一等。历史上所谓“海盗”和“水寇”,曾演过无数的武剧,红军时代的洪湖游击战争支持了数年之久,都是河湖港汊地带能够发展游击战争并建立根据地的证据。……江北的洪泽湖地带、江南的太湖地带和沿江沿海一切敌人占领区域的港汊地带,都应该好好地组织游击战争,并在河湖港汊之中及其近旁建立起持久的根据地,作为发展全国游击战争的一个方面。缺少了这一方面,无异供给敌人以水上交通的便利。

抗日根据地如何打破敌人的进攻

——在游击战争已经起来并有相当的发展之后,特别是在敌人停止了对我全国的战略进攻、采取保守其占领地的方针的时候,敌人向游击战争根据地的进攻是必然的。对于这种必然性的认识是必要的,否则游击战争的领导者们全无准备,一旦遇到敌人严重地进攻的形势,必至惊惶失措,被敌击破。(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敌人为达到消灭游击战争及其根据地之目的,常会采取围攻的办法,……游击战争发展的规模越大,其根据地所处的位置越重要,威胁敌人的战略基地和交通要道越大,敌人对于游击战争及其根据地的进攻也将会越厉害。(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在敌人数路围攻的情况之下,游击战争的方针是打破这种围攻,采取反围攻的形态。……我之部署应是以次要兵力钳制敌之数路,而以主要兵力对付敌之一路,采取战役和战斗的袭击战法(主要的是埋伏战),于敌行动中打击之。敌人虽强,经过多次的袭击,也就削弱下来,往往中途撤退,此时游击队又可于追击敌人时继续袭击,再行削弱他。当敌人还没有停止进攻或实行退却之时,总是占据根据地内的县城或市镇,我便应包围这种县城或市镇,断绝其粮食来源和交通联络,等到敌人无法支持向后退走时,我便乘机追击之。一路打破之后,又转移兵力去打破敌之另一路,这样各个地击破敌之围攻。(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在反围攻的作战计划中,我之主力一般是位于内线的。但在兵力优裕的条件下,使用次要力量(例如县和区的游击队,以至从主力中分出一部分)于外线,在那里破坏敌之交通,钳制敌之增援部队,是必要的。如果敌在根据地内久踞不去,我可以倒置地使用上述方法,即以一部留在根据地内围困该敌,而用主力进攻敌所从来之一带地方,在那里大肆活动,引致久踞之敌撤退出去打我主力;这就是“围魏救赵”的办法。(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在反围攻的作战中,地方人民的抗日自卫军和一切民众组织,应全体动员起来参加战争,用各种方法帮助我军,反对敌人。在反对敌人的工作中,地方戒严和可能程度的坚壁清野两事是重要的。前者为了镇压汉奸,并使敌人得不到消息;后者为了协助作战(坚壁),并使敌人得不到粮食(清野)。(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不是在几经反围攻之后业已证明在那里无法打破严重的围攻时,游击战争的领导者不应企图放弃那个根据地而跑到别的根据地去。在这里,应注意防止悲观情绪的发生。只要领导上不犯原则错误,一般的山岳地带,总是能够打破围攻和坚持根据地的。只有平原地带,如果在严重的围攻之下,就应根据具体情势,考虑下面的问题:留着许多小的游击部队在当地分散活动,而将大的游击兵团暂时地转移到山地里去,等到敌人主力移动他去,我又再往那里活动。(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为了把侵入中国的敌人围困在少数的据点,即大城市和交通干线之内,各个根据地上的游击战争必须极力向其根据地的四周发展,迫近一切敌人的据点,威胁其生存,动摇其军心,同时即发展了游击战争的根据地,这是十分必要的。这里,要反对游击战争中的保守主义。(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不可忘记根据地的巩固,而其主要的工作是发动和组织民众,以及游击部队和地方武装的训练。(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只知道发展忘记了巩固的游击战争,经不起敌人的进攻,结果不但丧失了发展,且有危及根据地本身之虞。(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只要是长期战争,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的问题,是每个游击队经常发生的问题。(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某一时期,把重心放在发展方面,这就是推广游击区、扩大游击队的工作。另一时期,则把重心放在巩固方面,这就是组织民众、训练部队的工作。(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在已将敌之进攻打破,敌之新的进攻尚未到来的时候,是敌取战略守势我取战略攻势的时候。这种时候,我之作战方针,不在于攻击不可必胜的、固守着防御阵地的敌人;而在于有计划地在一定地区内消灭和驱逐为游击队力能胜任的小敌和汉奸武装,扩大我之占领地区,发动民众的抗日斗争,补充并训练部队,组织新的游击队。……乘着敌取守势之时,有效地发展自己的军事的和民众的力量,有效地缩小敌人的力量,并准备敌人再度向我进攻时又能有计划地和有力地打破之。(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游击战争的领导者们不可在自己的战略进攻中得意忘形,轻视敌人,忘记了团结内部、巩固根据地和巩固部队的工作。在这种时候,须善于观看敌人的风色,看其是否又有向我进攻的朕兆,以便一遇进攻,就能适当地结束我之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再从战略防御中粉碎敌人的进攻。(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抗日根据地内军事力量的发展

——在一个游击区或游击根据地里面,那里存在着多数的游击队,其中往往有一个至数个作为主力的游击兵团(有时还有正规兵团)和许多作为辅助力量的大小游击部队,还有不脱离生产的广大的人民武装,那里的敌人也往往成为一个局面,统一地对付游击战争。(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战争是长期而且残酷,游击战只有向运动战发展才能适应这样的战争。战争既是长期的和残酷的,就能够使游击队受到必要的锻炼,逐渐地变成正规的部队,因而其作战方式也将逐渐地正规化,游击战就变成运动战了。游击战争的领导者们必须明确地认识这种必要性和可能性,才能坚持向运动战发展的方针,并有计划地执行之。(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由执行游击战的游击部队化为执行运动战的正规部队,须具备数量扩大和质量提高两个条件。前者除直接动员人民加入部队外,可采取集中小部队的办法;后者则依靠战争中的锻炼和提高武器的质量。(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游击战向运动战发展并非废除游击战,而是在广泛发展的游击战之中逐渐地形成一个能够执行运动战的主力,环绕这个主力的仍然应有广大的游击部队和游击战争。这种广大的游击部队,造成这个主力的丰富的羽翼,又是这个主力继续扩大的不断的源泉。(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一切正规军均有扶助游击队向着正规部队发展的责任。(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这个军队之所以有力量,还由于有人民自卫军和民兵这样广大的群众武装组织,和它一道配合作战。在中国解放区(根据地)内,一切青年、壮年的男人和女人,都在自愿的民主的和不脱离生产的原则下,组织在抗日人民自卫军之中。自卫军中的精干分子,除加入军队和游击队者外,则组织在民兵的队伍中。没有这些群众武装力量的配合,要战胜敌人是不可能的。这个军队之所以有力量,还由于它将自己划分为主力兵团和地方兵团两部分,前者可以随时执行超地方的作战任务,后者的任务则固定在协同民兵、自卫军保卫地方和进攻当地敌人方面。这种划分,取得了人民的真心拥护。如果没有这种正确的划分,例如说,如果只注意主力兵团的作用,忽视地方兵团的作用,那末,在中国解放区的条件下,要战胜敌人也是不可能的。(毛泽东《论联合政府》)

——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人民军队,每到一地,就应立即帮助本地人民,不但要组织以本地人民的干部为领导的民兵和自卫军,而且要组织以本地人民的干部为领导的地方部队和地方兵团。然后,就可以产生有本地人领导的主力部队和主力兵团。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如果不能完成此项任务,就不能建立巩固的抗日根据地,也不能发展人民的军队。(毛泽东《论联合政府》)

——解放区(根据地)部队分为主力军、地方军、民兵自卫军三大类。民兵和自卫军是不脱离生产的,主要担任保卫自己家乡的任务。……解放区的巨大的民兵队伍,这是我军历史上空前未有的。我们学会了组织民兵的工作,这件事情,其意义极为重大。民兵一经组织起来之后,就配合正规军作战,或者自己独立作战。解放区人民的生产运动,民兵保卫的功劳很大,敌后许多据点的收复,民兵的围困起了很大作用。(朱德《论解放区战场》)

——民兵的联防作战,亦在许多地方组织起来了,这里看出了民兵向地方军转化的端倪。……地方军站在主力兵团与民兵之间,它担任一个县或几个县的保卫任务,不仅担任反“扫荡”的较大军事任务,而且还应该为保护人民日常利益而战斗,如掩护收割耕耘,抢救灾荒之类。……主力在战斗中常处于不时集中、不时分散的状态中,主力必须与地方军、民兵相结合,才能使自己更强大,更有力地打击敌人。主力军、地方军、民兵互相结合,这样造成了三者的有机联系。在最严重情况下可实施主力地方化、群众化的原则,以达到有利的分散;反之,如在情况便利发展时,则民兵、地方军又可在一定条件下集结起来,配合主力或转化为主力,去完成更大的发展任务。根据这种办法,就使八路军、新四军拥有二百万以上民兵,作为自己的助手,作为自己的后备,这是他们经得起持久战斗的原因的一方面,也是解放区军事建设上伟大的成就。(朱德《论解放区战场》)

人民是依托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的基础

——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克服了这一缺点,就把日本侵略者置于我们数万万站起来了的人民之前,使它像一匹野牛冲入火阵,我们一声唤也要把它吓一大跳,这匹野牛就非烧死不可。(毛泽东《论持久战》)

——军队须和民众打成一片,使军队在民众眼睛中看成是自己的军队,这个军队便无敌于天下,个把日本帝国主义是不够打的。(毛泽东《论持久战》)

——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造成了弥补武器等等缺陷的补救条件,造成了克服一切战争困难的前提。要胜利,就要坚持抗战,坚持统一战线,坚持持久战。然而一切这些,离不开动员老百姓。要胜利又忽视政治动员,叫做“南其辕而北其辙”,结果必然取消了胜利。(毛泽东《论持久战》)

——什么是政治动员呢?首先是把战争的政治目的告诉军队和人民。必须使每个士兵每个人民都明白为什么要打仗,打仗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抗日战争的政治目的是“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建立自由平等的新中国”,必须把这个目的告诉一切军民人等,方能造成抗日的热潮,使几万万人齐心一致,贡献一切给战争。其次,单单说明目的还不够,还要说明达到此目的的步骤和政策。(毛泽东《论持久战》)

——发动所有一切反对敌人的老百姓,一律武装起来,对敌进行广泛的袭击,同时即用以封锁消息,掩护我军,使敌无从知道我军将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去攻击他,造成他的错觉和不意的客观基础,是非常之重要的。过去土地革命战争时代的中国红军,以弱小的军力而常打胜仗,得力于组织起来和武装起来了的民众是非常之大的。民族战争照规矩应比土地革命战争更能获得广大民众的援助……只有坚决地广泛地发动全体的民众,方能在战争的一切需要上给以无穷无尽的供给。(毛泽东《论持久战》)

——号召一切抗日人民组织在工人的、农民的、青年的、妇女的、文化的和其他职业和工作的团体之中,热烈地从事援助军队的各项工作。这些工作不但包括动员人民参加军队,替军队运输粮食,优待抗日军人家属,帮助军队解决物质困难,而且包括动员游击队、民兵和自卫军,展开袭击运动和爆炸运动,侦察敌情,清除奸细,运送伤兵和保护伤兵,直接帮助军队的作战。同时,全解放区人民又热烈地从事政治、经济、文化、卫生各项建设工作。在这方面,最重要的是动员全体人民从事粮食和日用品的生产,并使一切机关、学校,除有特殊情形者外,一律于工作或学习之暇,从事生产自给,以配合人民和军队的生产自给,造成伟大的生产热潮,借以支持长期的抗日战争。……这就是真正的人民战争。只有这种人民战争,才能战胜民族敌人。(毛泽东《论联合政府》)

——用一切力量,包括武装部队的力量在内,去发动民众的抗日斗争。要从这种斗争中去武装人民,即组织自卫军和游击队。要从这种斗争中去组织民众团体;无论是工人、农民、青年、妇女、儿童、商人、自由职业者,都要依据他们的政治觉悟和斗争情绪提高的程度,将其组织在各种必要的抗日团体之内,并逐渐地发展这些团体。民众如没有组织,是不能表现其抗日力量的。要从这种斗争中去肃清公开的或隐藏的汉奸势力;要做到这一步也只有依靠民众的力量。尤其重要的是从这种斗争中去发动民众建立或巩固当地的抗日政权。原来有中国政权未被敌人破坏的,则在广大民众拥护的基础之上去改造它和巩固它;原来的中国政权已被敌人破坏了的,则在广大民众努力的基础之上去恢复它。这个政权是实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它应该团结一切人民的力量,向唯一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汉奸反动派作斗争。(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

——有了民众的动员,前方的人力可以得到如意的补充。军队作战的人力消耗是很大的,加上我们还需要组织更多的新的军队,才能应付战局开展的需要,这就是非要全民族的动员不可。……强迫抽派或征调的军队,是无法支持最顽强的战斗的。反之,在民主与民主的纲领的实施中,人人将自动的踊跃的奔上前线,家中的父母妻子也将热烈的鼓励自己的丈夫儿子上前线,这样的军队,质量要好的多,战斗力要坚强的多,与人民的关系密切的多。(彭德怀《争取持久抗战胜利的几个先决问题》)

——有了民众的动员,可以增加后方的生产,特别是军需工业的生产。保障战争需要源源的供给,可以使军队得到民众无量的帮助,如搬运粮食,救护伤兵,铲除汉奸,侦探敌情,帮助带路,封锁消息等等。(彭德怀《争取持久抗战胜利的几个先决问题》)

——以实行民主政治和改善人民经济生活的方法,实现了全民总动员和巩固的民族团结,合千百万人之心为一心,同仇敌忾,造成人民战争的真正基础。……就是这样,把解放区人民的抗战积极性和民族自信心发扬到最高度,纵使在敌人空前残酷的烧光、杀光、抢光“三光”政策之下,战斗意志仍然能够坚持下来。(朱德《论解放区战场》)

——究竟什么原因使得中国解放区(根据地)战胜了敌伪军长期的残酷的进攻,从民族敌人手里恢复了这样广大的国土,解放了这样众多的人民?难道不是由于人民战争的正确路线吗?(毛泽东《论联合政府》)

根据地影像

    根据地视频

    华北抗战

    华北抗日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八路军在敌后开辟的主要战场,牵制和消耗了大量的日军,发挥了巨大作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毛泽东估计到华北抗战形势必将日趋恶化,为此,预定在日寇深入山西时,以八路军的三个师,分别控制吕梁、.....

    延安灯塔

    延安,这个位于中国西北一隅的小城,那时是中国各族人民心中的“圣地”!是反法西斯国际友人眼中中国的希望;延安,就如同那个历经日军17次轰炸岿然矗立的宝塔,竖立起一座不灭的“灯塔”,指引着中华民族顽强抗争奋斗前行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