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中国有了首座抗日义勇军纪念馆

时间:2018-02-05 10:39来源:辽宁日报

      “九一八”事变之后,辽宁抗日义勇军奋起反抗侵略,成为东北民众不屈的民族精神的象征。将近30年来,为义勇军建一座纪念馆,成为辽宁学术界、文化界以及包括本报在内的主流媒体共同的期盼。首家公立抗日义勇军纪念馆正在桓仁满族自治县紧张建设的消息,成为寒冬里令人激动的好消息。

    首家也是唯一一家

  公立抗日义勇军纪念馆

  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从去年7月起,桓仁县城内,一处建筑工程开始施工。一段时间之后当地人才知道,这里建的是一座纪念馆,纪念的英雄是跟县城中心广场英雄塑像的主人唐聚伍将军一样的抗日义勇军先烈们。

  1月31日,得知我国首家抗日义勇军纪念馆——“辽宁东北抗日义勇军纪念馆”在桓仁开工建设的消息后,本报记者来到了这里。

  纪念馆建在距离桓仁县城中心区5分钟车程的桓仁镇北山公园内,主体建筑基本完工,但脚手架尚未拆除。“因为天冷,室外工程已经暂停,但文物征集工作仍在紧张进行。布展工作将在8月底前完成,预计年内正式开馆。”全程参与纪念馆筹建的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邢燕来介绍,纪念馆计划投资2100万元,占地面积1800平方米,建筑面积2990平方米,分为主题展厅、环幕影视厅及报告厅三部分,目前展陈大纲已经基本通过。同时,县里组织相关人员在东北三省广泛走访、调查,征集义勇军及缴获的日军军用装备、用品等文物,已经征集到近2000件。经专家初步鉴定,这些文物中相当一部分非常珍贵,包括张学良颁发给唐聚伍将军的“勇”字勋章、抗日义勇军缴获的日军行军吊锅、盛装东北民众资助义勇军粮食的“绥远一致抗日”粮袋等。“欢迎社会各界人士向我们捐赠文物和史料,或者提供文物的相关线索。”

  这样重要的纪念场馆是怎么落户桓仁的?邢燕来介绍说,桓仁是东北最大一支义勇军之一、唐聚伍将军所领导的辽宁民众自卫军的策源地和大本营,这支部队一度发展到37路军十余万人,大小战斗百余次,坚持抗日直至1937年(余部后来加入了抗联),在东北抗战史上写下了浓重的一笔。后来成为国歌的《义勇军进行曲》中,引用了唐聚伍《告武装同志书》中的多处词句,桓仁因此被专家誉为“国歌原创素材地”。正是有着这样的基础,桓仁于2015年正式启动抗日义勇军纪念馆项目。经过层层申报和审批,2016年12月,桓仁终于获批建设“辽宁东北抗日义勇军纪念馆”。“这是我国首座公立的抗日义勇军纪念馆,根据国家严格审批重大历史题材纪念馆项目、避免重复建设的精神,这也将是我国唯一一座抗日义勇军纪念馆。”邢燕来说。

   国歌缘起于义勇军证明辽宁的抗战地位

  现任辽宁省人民政府参事、省政协文化和文史委员会顾问的赵杰,说起对抗日义勇军历史的研究,感慨颇深。早在1996年,他就联合省内多家学术机构的学者提出了“抗日义勇军历史、义勇军与国歌的关系研究”课题,“一共进行了5年,走遍全省各地考察义勇军遗址、遗迹,最终得出了国歌缘起于辽宁抗日义勇军的结论,并在2001年的省政协全体会议上提出了《在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建立国歌墙》的提案。”说到这儿,赵杰还感谢了辽宁日报,“你们很有新闻敏感性,是最早报道抗日义勇军研究情况的媒体。”

  这一成果当时并没有产生更强烈的反响,“当时的主流学术界并不承认抗日义勇军的性质和历史作用。”但这也正是赵杰等一大批辽宁乃至东北的近代史学者坚持把这个课题做下去的原因。“‘九一八’事变的第二天,中共满洲省委就发表 《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要求各地党组织利用各种机会、采用各种形式宣传和动员群众,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大量共产党员加入民众自发的抗日队伍当中,并发挥了重要作用。9月27日,在张学良的暗中支持下,流亡北平的东北爱国人士成立‘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目的同样是组织抗日武装力量,抵抗侵略,捍卫国家领土完整。抗日义勇军的存在时间虽然短暂,但他们的精神永存。国歌缘起于抗日义勇军的抗日斗争,是‘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人民始终在与侵略者做着不屈不挠反抗的最好证明,也是确立东北抗战在全民族抗战中的重要地位的最好证明。”

  将近30年的努力最终有了结果。今天,国歌的灵感来源于抗日义勇军艰苦卓绝的斗争,这一观点已经成为学界共识。“2015年,‘十四年抗战’的观点出现在习近平总书记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重要讲话里,其后又写进中学历史教科书,这是抗战史观的巨大变化,也是包括辽宁日报在内的辽宁学术界和媒体人共同坚持的结果。”赵杰说。

  辽宁丰富的近代史资源又添浓重一笔

  2005年,中共辽宁省委党校教授王建学在辽宁日报的报道中提出了“用文化视角解读辽宁抗战文化”“充分开发利用辽宁抗战文化资源”的观点。“那是媒体上第一次出现建立抗日义勇军纪念馆的呼吁。”王建学回忆说。

  68岁的王建学教授毕生从事中国近代史研究,针对丰富的辽宁近代史和抗战文化资源,在当年的报道中,他提出了四个愿望:在皇姑屯事件发生地建一座纪念馆; 在二战盟军战俘营旧址建一座纪念馆; 在审判日本战犯法庭旧址建一座纪念馆;为抗日义勇军建一座纪念馆。“十多年过去了,前三个愿望都已经实现,而今年,这最后一个愿望也将实现。”对此,老教授由衷感到欣慰。

  王建学说:“辽宁是抗日义勇军的兴起地和抗日活动的中心地区,在这里留下的义勇军的遗址、遗迹和文物史料是最多的,锦州、朝阳、抚顺、铁岭等地都是抗日义勇军活动的重要地点,也都与国歌的诞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将东北抗日义勇军纪念馆建在辽宁是非常合适的。桓仁不仅是唐聚伍部的活动中心,同时也有杨靖宇等其他抗日队伍的根据地,有史实、有文物、有遗址,可以对抗日义勇军的事迹和史实进行全方位展示。”

  此前,我省已经有几处民间兴建的抗日义勇军纪念馆,足以证明抗日义勇军的精神在民众之间仍然有着顽强的生命力。而这次在桓仁建设的东北抗日义勇军纪念馆,更是对抗日义勇军历史进行学术研究和文物收藏、展示的一次全方位的“提档升级”。王建学认为,有了这座纪念馆,就有了一个统一的平台,可以整合各地的学术研究力量,也让相关的文物史料有了家,使辽宁这一弥足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更好地发扬光大。“建义勇军纪念馆的意义就在于,辽宁抗日义勇军是最早举起抗日义旗的队伍,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血肉筑长城’的义勇军绝大多数都青史无名,可他们的鲜血留在国旗上,他们的誓词写在国歌里,他们应该得到历史的尊重、得到后人的尊重。”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友态度
抗战史上的今天

展览讯息
视频播报更多
卢沟桥畔缅怀先烈 127位抗战老兵“亮
8月15日,2017年度“国家艺术基金”传播交流推广项目《永不褪色的记忆——抗战老兵肖像摄影展》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开幕...[了解详细]
新闻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