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77年前的今天,山城硝烟,一场灾难

时间:2018-06-06 10:35来源:本馆

1941年的6月5日傍晚18时18分,重庆城区空袭警报大作,日军飞机突然夜袭重庆。

日机在重庆市区上清寺、中三路、两路口、大田湾、黄家垭口、观音岩、神仙洞、七星岗、通远门、巴县中学、南岸弹子石、玄坛庙以及江北等地投下爆炸弹82枚、燃烧弹13枚,直到23时27分解除警报,空袭时间长达5小时9分。

此次轰炸,不仅直接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也制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间接死于轰炸人数最多的一次惨案,即震惊中外的“六·五”重庆大隧道窒息惨案。


日机轰炸导致十八梯、石灰市、演武厅3处大隧道内发生严重窒息踩踏事件,“洞内之手持足压,团挤在一堆。前排脚下之人多已死去,牢握站立之人,解之不能,拖之不动,其后层层排压,有已昏者,有已死者,有呻吟呼号而不能动者,伤心惨目,令人不可卒睹。”数以千计的无辜同胞在日军的疲劳轰炸中不幸罹难,这是侵华日军在重庆制造的重大暴行。

​重庆大隧道惨案中的遇难者遗体


妈妈当时大着肚子,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

家住中兴路的付冬说道:“当年我妈妈也是大起肚子,从洞子最里面爬出来的。”

付冬如的妈妈叫徐培贞,“六·五”重庆大隧道窒息惨案发生的时候,她才30出头,并怀有二胎。“我们家以前就在磁器街卖布,家庭条件还不错。1941年6月5日,我妈挺着个大肚子,带着2岁的大姐和两个佣人躲,进了隧道最里头。”

因为来得早,徐培贞躲进了洞子最里端。但是,随着洞子里的人越来越多,空间显得越来越拥挤。“外面一有人喊,‘飞机来了’,外面的人就要朝里面挤,慢慢地,在里面的人呼吸越来越困难。”

付冬如说,因为缺氧,妈妈徐培贞一度晕厥,直到洞顶上滴下来的水将她弄醒。“醒来的时候,2岁的大姐已经休克了,洞里的尸体堆得有齐胸高。出于求生的本能,她大着肚子从尸体堆上爬了出来。”

爬出洞外的徐培贞抱着已经休克的孩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所幸遇到现场的一个医生,为孩子注射了一支强心针,才挽回了孩子的性命。


为了救我,8岁的姐姐趴在我身上

家住弹子石的76岁老人陈红英回忆,1941年6月5日,母亲带着6岁的哥哥先来到大隧道躲避,让他坐在箱子上并嘱咐他,“哪里都不要去,妈妈去接姐姐和妹妹过来。”听话的哥哥点点头,安静地坐在箱子上。

但是妈妈在去接姐妹俩的途中,却遭遇了日军飞机的空袭。“炸弹在我们周围爆炸,我们没有地方躲,姐姐为了保护我就趴在我身上,压着我,背上被炸弹的弹片炸伤了直流血。”当时只有3岁的陈红英,有很多事情都是后来听母亲讲述的,但是8岁的姐姐保护她受伤的事,却记得很清楚。

一轮空袭过去了,姐姐背上的伤口还在流血,但她们却听到了一个更加残忍的消息:独自躲在大隧道里的哥哥被闷死了,他叫陈元平,只有6岁。



外婆被发现的时候披头散发,耳环都被扯烂了

“我的妈妈是‘六·五’重庆大隧道窒息惨案的幸存者,但是我的外婆却不幸遇难。”张义容说,家里祖辈就一直住在老衣服街(现磁器街、得意世界一带),在重庆大轰炸期间,遇到日军的飞机来轰炸,家里人都是第一时间往较场口的大隧道里躲。

1941年6月5日空袭前,张义容的妈妈杨明辉去位于江北的舅舅家玩,留下外婆一人在家,“第二天我妈妈听说较场口大隧道闷死了很多人,才跑回去看。找到外婆尸体的时候,她的头发已经被挤得披头散发,衣服也扯破了,连戴的耳环都被扯烂了。”

虽然张义容从未见过外婆,但是每逢听母亲讲述起那段历史,都觉得很难过。“我妈妈现在92岁了,她很少和我讲起这些事情,每次说起都有点讲不下去,很难过。”



“六·五”重庆大隧道窒息惨案,仅仅是侵华日军对重庆乃至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无差别轰炸的一个缩影。



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1923年制定的《海牙空战法规草案》便明文规定:“以威吓普通人民,破坏或毁损无军事性质之私有财产,或伤害非战斗员为目的之空中轰炸禁止之。” 但在侵华战争中,日军无视国际法,对中国城乡实施不分军用民用目标的无差别轰炸,给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

全面侵华战争开始后,日军便对中国内地展开无差别轰炸。据统计,从1937年7月至1938年6月,日机对中国不设防城市轰炸2472次,投弹33192枚,炸死平民16532人,炸伤21752人。1938年10月广州、武汉失陷后,日军大本营加紧了对中国大后方城市实施战略轰炸。

日军轰炸城乡平民和非军事目标,其目的在于毁灭城乡,给中国人民制造恐怖感,迫使中国人民屈服,接受日本的殖民统治。根据这个决定,侵华日军开始大力扩编轰炸机部队,着手修整汉口和运城等航空基地,组织远程轰炸和对战略要地轰炸的训练,继而对大后方城市展开连续不断的狂轰滥炸,空袭范围几乎遍及整个中国。

1940年9月14日,一架日本轰炸机飞过重庆上空并投下大量炸弹。

而当时中国的战时陪都重庆,则更是日军战略轰炸的主要目标。国民政府在1937年11月20日起迁往重庆作为战时首都。重庆作为中国的战时首都,是大后方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中心,也是侵华日军的重要军事目标。

​日军对重庆进行长期的大轰炸,山城在日军的轰炸下处在一片火海之中

为了摧毁中国抗战的后方基地,动摇大后方人民的抗日意志,迫使重庆国民政府屈膝投降,日军集中了侵华陆军和海军的主要航空兵力,据不完全统计,在5年间日本对重庆进行轰炸218次,出动9000多架次的飞机,投弹11500枚以上。从1938年2月18日到1943年8月23日,日本陆、海军航空部队遵照日本天皇和最高本部指令,联合对重庆展开航空进攻作战,为期5年半,史称重庆大轰炸。

​1939年的重庆街头,几乎被炸成一片焦土

​1940年8月,日机空袭后的重庆

据重庆防空司令部1945年2月编制的《历年来重庆市区空袭损害统计表》,从1938年10月至1943年8月,日机对重庆市区共投掷爆炸弹10940枚,燃烧弹1783枚,炸死平民8059人,炸伤9129人,损毁房屋15450栋,24959间。

​1940年9月19日,刚刚遭受日机轰炸后的重庆成了一片废墟

据史料记载,因日军在轰炸中投下大量燃烧弹,重庆渝中区20余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上,曾在一日间燃起16处大火,有的大火连烧3日无法扑灭。1941年8月8日至16日,重庆上空曾连续7日,不超过6小时间歇地鸣响防空警报。

图为1940年9月,死于日军轰炸下的一名小女孩。她还来不及经历人生的种种美好与苦恼,就在大轰炸中失去了生命。

在“大轰炸”期间,重庆上空时常响起防空警报,老百姓“躲警报”、“钻防空洞”几乎成为生活常态。面对令人异常恐惧“大轰炸”,“愈炸愈勇”的标语在重庆随处可见,重庆人为抗战捐钱捐物的热情也异常高涨。

​为减轻空袭带来的损失,当局在专家建议下,号召市民“开辟火巷”。这是当时的宣传画。

重庆大轰炸,是抗日战争时期日本法西斯在中国制造的血腥暴行之一,其轰炸时间之长、次数之多、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之惨重,不仅居于中国各大城市的首位,而且在世界反法西斯各国城市中也名列前茅。大轰炸给重庆人民带来了无穷的悲痛和辛酸,更带来了难以弥合的永久创伤。



尽管与那个时空间隔了七十多年

硝烟已尽,哭喊已寂

回望历史

战争让人战栗

苦难需要铭记



▌部分来源:华龙网、中新网、网易、新浪、老照片网等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九旬“孩子剧团”成员来渝讲述抗战往事
·重庆一抗战主题博物馆将于5月开放 由21个防空洞组成
·美国战地记者镜头下的抗战重庆
·重庆“下半城”将“连珠成片” 尽显开埠抗战等文化
·“重庆大轰炸”民间索赔团抗议二审败诉
网友态度
抗战史上的今天

展览讯息
视频播报更多
抗日英雄马占山
马占山(1885年11月30日—1950年11月29日),男,字秀芳,满族,著名抗日爱国将领、民族英雄。1885年11月30日生于吉林省怀德县...[了解详细]
新闻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