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塞班岛喋血,太平洋战争的惨烈见证!

时间:2018-05-30 14:42来源:本馆
 
  

​塞班岛——西太平洋腹地最美的火山岛,却有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地名:幽灵湖、死亡谷、自杀崖、万岁崖、坦克海滩、军舰岛……它们像阴魂不散的幽灵,拖着时光倒流进太平洋战争惨烈岁月。

​军舰岛岸边日军在太平洋战争时期防御工事遗迹,对岸是塞班岛

                   

1

塞班岛地形,和马里亚纳群岛其它岛屿一样,为东北至西南方向不规则长条,像一个粗胖的海马。东面头部、腹部凸凹不平,海岸多悬崖绝壁,大浪滔天,形成天然屏障。西面背部则是大片珊瑚礁浅滩,海岸开阔舒缓,海面风平浪静,是理想的登陆地点。

+

​美军登陆塞班形势图

1944年6月,美军就是利用这一地形大举进攻的——从西北面佯攻,从西南面查兰卡诺海滩登陆。

太平洋战争期间,塞班岛日本守备军的坦克

由此影响了岛之西北侧的一个漂亮小岛的命运。这个雪白沙滩和绿色海水围绕的珊瑚小岛,本叫珍珠岛,因美军飞行员当年在空中侦察时误以为是一艘军舰,狂轰滥炸多日,仍不下沉,才知是一个小岛,于是改名为军舰岛。   

岛屿,在太平洋战争的参与者看来,就是可以平稳起降战机的最佳“航空母舰”。夺岛之战,实质上是争夺战争主动权——制空权的拼杀。自珍珠港事件后,美国一直想轰炸日本本土。1942年4月18日,美军空军中校杜立特率16架轰炸机从航母起飞,轰炸了东京,但因油料不够,返程时迫降中国沿海,许多飞机坠毁。而建有三个军用机场的塞班,离东京只有2400公里,一旦被美军夺取,新型B29轰炸机从这里起飞轰炸东京再返回不用加油。因此,塞班岛争夺战的意义非其他岛屿战役能比,它对日本国土形成致命威胁。 

滩头上牺牲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翻拍于塞班美国纪念公园)

据塞班美国纪念公园展馆历史资料所示,塞班之战,从登陆与抗登陆开始,便十分惨烈。美军投入13万人的地面作战兵力,还有包括15艘航母在内的600多艘舰艇和900多架舰载机,志在必得;日军守岛部队有4万多人,联合舰队拼凑家底,仍有包括9艘航母在内的70多艘舰艇和500多架舰载机,加上部分岸基航空兵飞机支援,准备背水一战。塞班岛,注定成为一场血腥的陆海空立体化战争的舞台。

从1944年6月11日至14日,美军的飞机和舰炮对这片土地实施了猛烈轰炸。但日军依托石灰岩构筑的岸基防御工事并没有完全摧毁。15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第5军的官兵乘坐水陆两用车从查兰卡诺海滩登陆,遭到日军炮火和重机枪的猛烈袭击,当日在水际滩头便有1500多名美国士兵阵亡。天黑时,登陆部队达到2万。日军发挥夜战优势,于15日、16日晚,向滩头阵地的美军发动全面夜袭,16日晚还动用了40多辆坦克,一度突入美军阵地。美海军陆战队员用火箭炮还击,海军舰炮和航空兵通过无线电定位对日坦克群实施打击,粉碎了日军的夜袭。

​美国海军作战部长欧内斯特.金(左1)、太平洋舰队司令切斯特.尼米兹(右1)和海军陆战队第5军军长霍兰.史密斯(中)登临塞班岛(翻拍于塞班美国纪念公园)

此后,在占领机场和向塔波乔峰推进的过程中,美军每前进一步,都遭到日军的顽强抵抗,战场上硝烟弥漫,枪声、炮声、撕杀声、呻吟声混成一片。如威廉﹒曼彻斯特在太平洋战争回忆录中所说,炮弹击碎岩石,使本来无害的石块像弹片一样成了杀人武器,许多军人死于这样的碎石。血肉之躯被炮弹炸飞,海军陆战队员艰难行走在残肢断体、粘稠的内脏和抛洒的鲜血之间。在这场夺岛战役中,日军善于短兵相接的夜战、白刃战,给美军造成很大伤亡;但美军注重综合火力打击和陆海空协同作战,最终取得战场胜利。

由吴宇森执导、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好莱坞大片《风语者》,讲述了塞班岛战役中美军特殊部队——纳瓦霍族通信兵用土著语编造的军用密码服务战场的故事。塞班岛博物馆披露的材料证实了这一点。美军早已破获日军密码,日军却始终破获不了美军的纳瓦霍族密码。残酷的是,美军为了保护密码不被泄漏,指示海军陆战队员在关键时刻可以击毙情报员,以免被日军俘虏。

从西南部海岸出发,沿着当年美军冲锋路线一直到塔波乔山顶,沿途许多二战遗留的日本坦克和岸炮;岛上多峰峦、沟壑、岩洞,山上岩崖弹痕累累。当年,密集的炮火不禁给作战双方带来惨重伤亡,而且殃及百姓。据唐·法雷尔《塞班岛简史》所列档案材料,岛上最大的城镇加拉班被夷为废墟,包括查莫罗人、卡罗莱纳人在内的三万平民四处逃散,许多人藏于山洞和丛林,无奈炮火无情,两万多平民死于战乱。


2

​日军退守塞班岛北岸最后的司令部

为保住塞班岛,1944年6月18日至20日,小泽治三郎率领的日本联合舰队主力部队倾巢出动,与斯普鲁恩斯指挥的美国太平洋舰队特混编队在塞班岛西面海域进行了决战。这是空前规模的对决,是日本海军最后一次大的赌注,日本朝野和岛上官兵翘首以盼胜利战果。然而海战毫无悬念。驻扎在附近提尼安岛和关岛的日本第5岸基航空兵数百架飞机,还没有参加战斗,就被美军轰炸机炸成残䠹。日本联合舰队在美军战斗机作战半径之外提前放出了200多架战斗机,但美军战机早已埋伏高空。在这次空中大屠杀中,只重进攻不重防御的日本零式战机中弹即炸,攻防兼备的美军战机则像不死鸟一样难以击沉,第一批日军战机很快被打得七零八落。第二批、第三批升空作战的日机遭到同样命运,前前后后400多架战机全部毁灭,以至于此次空战被美军飞行员戏谑为“猎火鸡之战”。

与此同时,美军潜艇发射鱼雷击沉了旗舰“大凤号”和“翔鹤号”两艘重量级航母。日本航母因为美军封锁海上交通线,燃料不足,加的是婆罗州出产的未经加工的原油,挥发性极强,中弹后引发连续剧烈爆炸,船体竟被活活炸成两半。美战机后来又炸沉一艘、炸伤三艘航母,而美军只损失飞机20余架,4艘战舰受伤。尽管美军飞机夜间返航发生事故又损失了70多架飞机,但不影响战局。日本联合舰队大伤元气,再也无力支援塞班守军。

​沉入海底的日本补给船

关于马里亚纳海战日本溃败的原因,许多史料归咎于日军老牌飞行员牺牲大半,新飞行员由于航空油料缺乏,训练时间少,没有作战经验。然而通过战后档案解密,人们逐渐得知美国动员了大批科学家参与国防科研,此时已研制出超视距新式雷达和提高舰炮防空性能的近爆引信,并装备了部队。当日军零式战斗机升空不久,美军舰船雷达就探测出飞机距离、方位和高度,指导战机升空伏击。注入了高技术的舰炮防空火力密集阵又大大提升了对临空日机的命中率。诡谲的是,美军将暗藏的电子战技术像原子弹一样进行保密,日军直到战败都蒙在鼓里。

3

​塞班岛北岸的自杀崖,日军伤残士兵最后自杀的地方


​跳崖自杀的日军伤兵

塞班岛东北端海岸,又名马皮角,山势险要。双层断崖递次展开,岸边悬崖像大浪一样向天倒卷,海浪从大起大落的海面猛烈竖起,水柱像猴子爬树一样沿着崖壁飞快攀援而上,直至崖顶,复又腾起一堆堆雪浪。陆上悬崖高耸入云,陡峭石灰岩山坡上遍布溶洞。这两处断崖,本是登临观海的胜地,只因一为日军跳崖自杀处,一为日本平民跳海自杀处,分别被命名为自杀崖、万岁崖。日军最后的司令部便设在自杀崖西边的洞穴之中。塞班岛争夺战中,已是强弩之末的日军在这里上演了精彩的困兽之斗。      

​日军岸炮和美军炸弹

从1944年6月15日美军登陆开始,连续交战20多日,日军凭借石灰岩洞顽强抵抗,美军依靠火焰喷射器和空中打击配合步步紧逼。日军在弹尽粮绝之后,嚼着草根树皮战斗,直至大部阵亡。日本守备军司令官、第43师团长斋藤伊次中将率残部退守北岸,负隅顽抗,最终寡不敌众。7月6日晚上,斋藤命令剩余官兵与美军作最后拼杀,自己则在山洞附近剖腹自杀。他先用军刀引出自己的血,然后命令待从枪击自己头部而亡。与斋藤一起自杀的还有中太平洋舰队司令、海军中将南云忠一,他就是那位偷袭珍珠港的航母编队指挥官,曾在中途岛之战因指挥失误致使4艘航母被击沉而无比悔恨,此时已经不被重用,他以凄凉的心情用手枪打碎了自己的脑袋。

美军在占领塞班岛后升起国旗(翻拍于塞班美国纪念公园)

7月7日凌晨,走投无路的3千日军残兵突然向美军发起自杀式冲锋。军官挥舞日本军刀,士兵们携带棍棒、石头和手榴弹,还有许多头缠绷带、一瘸一拐的伤病员,全然不顾机枪的扫射,一度突破了美军105团的前沿阵地。经过数小时激战,在付出又一次伤亡之后,美军艰难粉碎了日军最后反扑。日军2千余尸体抛洒山野,剩下千余名日军从最高一层山头上跳崖自杀。7月9日,美军在岛上升起国旗,宣布占领塞班岛。接着,他们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现象:大批日本妇孺老幼执行军方命令,在海边跳崖自杀,有的妇女举起怀中婴儿,狠狠地向悬崖下扔去,同时奋力一跃,破烂的衣襟和凌乱的头发随速坠的身体飞舞空中,转瞬沉没于惊涛骇浪之中;也有的妇女直接抱着孩子或背着孩子,半跳半滚着坠落悬崖。此外,还有许多日本居民就地自杀。关于自杀的数目有多种说法,塞班美国纪念公园展陈资料介绍,大约有8千居民自杀。

整个塞班之战,美军阵亡5204人,伤13208人,失踪335人,代价十分高昂。日军则阵亡41000人,被俘1000余人。

​崖壁上的炮火硝烟痕迹

自杀式攻击,意在给对方心灵造成强烈震撼,已被当今恐怖主义分子所传承。而剖腹自杀,享受死亡的过程和痛苦,又是日本武士道的发明创造。太平洋战争后期,陷入绝境的日军将领较普遍地采取剖腹自杀方式了结生命,日军的自杀式袭击则以空中的神风敢死队和陆军伤病员临死攻击而闻名于世,这与欧洲战场上看到大势已去便成批投降的德军形成鲜明对照。日军疯狂的自杀行动,无疑给美军心理造成严重影响。

​塞班岛鳄鱼嘴海岸

从海拔474米的塔波乔峰朝东北方往下看,幽谷中藏着一片明镜般的水系,它是岛上唯一的淡水湖。残忍的日军在灭亡之前,将三百名朝鲜慰安妇杀死在湖中,又向湖中投放了化学毒品。湖水彻底污染,至今不能饮用,被当地人称为幽灵湖。幽灵湖旁边郁郁葱葱的峡谷便是死亡谷,那是当年埋藏成千上万日军尸体的地方,当地居民至今唯恐避之不及。

​塞班马皮角万岁崖海岸,日本居民跳崖自杀的地方

无论怎样垂死挣扎,也挽救不了日本的命运。塞班失守使日本固守的“绝对国防圈”崩溃,日本上下引起巨大震动。7月19日,曾经夸下海口要把美军歼灭于塞班的东条英机黯然辞去日本首相职务。提尼安岛、关岛很快被美军攻占。续航能力达到6000公里的美国B-29远程轰炸机立刻从马里亚纳群岛起飞对日本本土肆意轰炸,日本的丧钟已经敲响。

​塞班青少年参观塞班美国纪念公园


七十年过去,塞班的军用机场变为民用国际机场,班加拉又发展成为繁荣的小城市。山谷中,密不透风的热带雨林遮蔽了曾经的战场。两军撕杀的水岸滩头,成为游客享受日光浴、浮潜的胜地。沉没在海底的军舰,已经长满了脑珊瑚和灵芝珊瑚。自杀崖前,经美方允许,日本建立了阵亡者的纪念碑。市中心塞班美国纪念公园的美军阵亡将士纪念碑前,也有一批批美国人前来献花和悼念。唯有那些带着战争烙印的地名依然存在,让人心惊肉跳地想起惨烈的战争岁月。


作者:尹学龙,复旦大学文学学士,曾任海军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兼理论研究室主任,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巡视员。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海报见证当年美国援华抗战
·原日本议员参观侵华历史见证地:日本要认真反省
·《共同见证:1937南京大屠杀》在南京开展
·中国海军战力快速提升 日媒忧中国长期获得太平洋制海权
·见证抗战重大时刻 桂南会战检讨会旧址陈列馆开馆
网友态度
抗战史上的今天

展览讯息
视频播报更多
《北京纪实-档案》血战岁月
1934年,占领东三省的日本关东军,在农村用壕沟和铁丝网切断了百姓与东北抗日联军的接触,并制造出大量“无人区”。面对日军的...[了解详细]
新闻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