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中日关系的困难与出路

程永华

    本文为驻日大使程永华2014年5月9日应邀出席第九次“日中恳话会”时的演讲

    大家好。

    很高兴来到“日中恳话会”与来自学术、政治、媒体等各界的人士见面。“日中恳话会”是汇集日本知识人士讨论中日关系的平台,迄今已举行8次,为推动日本社会深入思考中日关系发挥了积极作用。需要提及的是,去年日本200多名中国问题专家学者成立了“思考新日中关系研究者之会”,积极呼吁打开中日关系困局,发出要求改善两国关系的声音,今天有几位“研究者之会”的代表也来到了现场。应该说,诸位对中日关系倾注的关心和支持,为两国关系攻坚克难提供了助力,我对此表示赞赏。

    近几年来,中日关系经历了不平凡的剧烈起伏波折,接连受到严重干扰,遭到日本某些势力的阻挠和破坏。中日关系陷入邦交正常化以来最为困难的局面,矛盾之尖锐,形势之严峻,都是我从事对日工作40多年来从未遇到过的。这一状态不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利益,有损地区和世界稳定与发展,令人深为忧虑。中日关系如同一名重病患者,需要观察病情、分析病因,也亟需寻找治疗的处方和出路。今天我想从这几个要素出发谈谈看法,与大家交流共勉。

    各位朋友

    中日关系的“病情”是领土、历史、军事安全等问题全面突出,而且相互错综交织,复杂联动。纵观中日关系以往发展,虽在不同时期有这样那样的沟沟坎坎,但多重问题同时出现,在我记忆中还是头一次。

    钓鱼岛问题事关领土主权,涉及历史问题,牵动国民情绪,有其非同一般的敏感性。中日在几十年来遵循了邦交正常化时两国领导人达成的谅解和共识,基本保持了有关海域的平静和稳定。2012年石原慎太郎在这一问题上恶意挑起事端,日本政府不但没有坚决阻止,反而顺势“购岛”,实施所谓“国有化”。这一做法彻底破坏了双方谅解和共识。改变现状的是日方,而不是中方。中方针对日方的侵权行为必须做出必要反应。

    历史问题是涉及中日关系政治基础的重大原则问题,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此看得很重。双方从上世纪80年代起围绕靖国神社问题几次出现风波,中方的立场是一贯而明确的,从未将该问题当作所谓“牌”来打。我们坚决反对日本领导人参拜,同时对普遍民众前往悼念自己的亲人不持异议。小泉首相执政时期中日围绕该问题经历5年尖锐斗争,留下深刻教训。安倍首相上次执政时首访中国,就是建立在妥善处理该问题的基础之上。他作为亲历者和当事人,不应出现反复,不应故意玩火。我们说“日本领导人关闭了对话大门”,并非是有意回避对话,谁也不能指望一面以“拳头”打人,一面又要求别人与你对话。

    在军事安全领域,日本领导人及其侧近人士在日本国内和国际上频频指责中国,渲染中国威胁和中日紧张局势,抓紧为日本安全政策松绑,不断推出一系列强军扩军举措。前不久,美总统奥巴马访日期间日美围绕钓鱼岛、南海等问题发出很多消极声音,显露出日本联手美国对抗中国的姿态。上述现象与当今世界各国利益深度融合、谋求共同发展的趋势格格不入,陷入早已过时的“零和”观念和“冷战思维”。这可能导致日本走向“以邻为壑”的歧途,偏离和平发展的正确方向。

    各位朋友

    中日关系的直接“病因”是日方在有关敏感问题上的错误举措,从“病根”上看则是战略互信严重不足,日本对中国发展的认知出现了严重偏差。

    对于中国和中国发展,日本国内一直存在当作伙伴还是对手、视为机遇还是威胁的争论。较之以往日社会主流意见赞同中国“机遇论”,近来日涉华负面认识和舆论明显上升,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唱衰中国,鼓噪中国走下坡路甚至走向“崩溃”;二是抹黑中国,无视中国在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所做贡献和积极作用,无视中国坚持和平发展和睦邻友好政策,在国际场合到处说中国坏话;三是敌视中国,把中国当作日本的主要威胁甚至“假想敌”。无论是上述哪一种论调和心态,都容易将日本对华政策引向牵制防范和对抗示强的方向,产生十分有害和危险的后果。

    为了增加大家对中国发展的认识和了解,我愿从三个角度谈谈中国发展给外界带来的影响:

    中国为世界提供更多发展机遇。中国推进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方兴未艾,缩小城乡、区域差距带来的增长潜力巨大。尽管中国增速有所趋缓,但作为规模超过9万亿美元的经济体,今后仍有能力维持7.5%左右较快增长。近期举行的中共十八大和全国人大十二届二次会议着眼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推出加大简政放权、优化产业结构和通过改善民生提升内需等一系列具体措施,将对稳定增长持续提供动力。中国市场不断扩容、国际投资融资增大、自贸建设加快推进,这些已经并将继续对外释放红利。中国年进口总额已接近2万亿美元,预计今后5年将进口超过10万亿美元商品;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去年已超过900亿美元。就中日经济合作而言,双方在绿色环保、循环经济、医疗等领域存在合作空间,日本环境大气污染治理技术和经验在华大有用武之地。希望日本充分认识和抓住中国机遇,参与中国全面深化改革进程,共同谋求新的发展。

    中国致力于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中国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植根于中华民族崇尚和平、以和为贵的传统精神基因,来源于中国实现未来发展目标的自觉和自信。中国正在追求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体而言就是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为此,中国离不开两个最基本的条件,一个是和谐稳定的国内环境,一个是和平安宁的国际环境。前不久,习近平主席在德国发表演讲时指出,“中国需要和平,就像人需要空气一样,就像万物生长需要阳光一样。只有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只有同世界各国一道维护世界和平,中国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才能为世界作出更大贡献”。这些态度诚恳的对外宣示,充分展示了中国和平发展的坚定决心,希望引起日本各界理解和重视。

    中国在周边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去年中国召开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突出“亲、诚、惠、容”的理念,强调亲仁善邻,诚信为本,让中国的发展惠及周边,实现和而不同、多元共生的包容开放发展。日本是中国重要近邻,是中国周边政策的适用对象。最近日本有人认为中国对日政策变了,变得更加强硬了,这不符合事实。中方重视中日关系的基本政策没有变化,我们坚持将少数人和势力错误言行和广大爱好和平的日本人民区分开来,愿同广大日本人民和睦相处,愿同日本各界开展交流合作。当然,中国在周边不惹事,但也不会为了息事宁人而牺牲国家主权、安全利益和民族尊严,不会吞下外部势力恶意挑衅造成的苦果。

    各位朋友

    面对中日关系的复杂病症,需要双方共同寻找治疗“处方”,我们不但要治标,更要治本,不但要治在当前,更要治在长远。关键是要重温和坚持四个政治文件的精神,严格按照有关重要共识去做,推动两国关系走上长治久安的健康发展之路。我认为具体思路归纳起来主要有四点:

    一是妥善处理历史、钓鱼岛问题等重大政治障碍,这是改善两国关系的必经之路。日本领导人在靖国神社问题上逾越了红线,亲手关上了与中方对话的大门。要重新打开这扇门,日方必须妥善处理有关问题。更进一步讲,日方需要与过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历史真正做出切割,划清界限,这样才能真正放下历史包袱,更好迈向未来。在钓鱼岛问题上,中国坚定维护领土主权,同时愿通过对话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二是扎实做好危机管控,防止擦枪走火,这是两国关系必须坚守的底线。中日作为无法搬家的近邻大国,必须遵循和平相处之道,舍此决无他途。目前东海相关海空域存在冲突隐患,双方应抱有紧迫危机意识和冷静理性头脑,加强防范现场突发不测事态。中方对危机管理持积极态度,愿推动工作层保持联络沟通。双方还要避免日本某些势力再次寻衅滋事,制造事端。

    三是继续保持和推进务实合作,这是维护两国关系的必要保障。中日交流合作有利两国发展,符合双方利益。中国支持各领域各层次友好交流,愿同各界知华友华人士保持交往。近期中方先后接待日本国贸促、东京都知事、日中友好议员联盟和自民党“AA研”等代表团访华,展示了对经济界、地方及议员等各界交流的积极姿态。希望双方保持有关交往势头,共同为改善两国关系做出努力。

    四是把握彼此正确认知和定位,确认积极政策基调,这是两国关系迈向正轨的根本要求。双方应以理性客观心态看待对方发展,真正把中日第四个政治文件中关于两国“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相互支持和平发展”的共识落到实处,使之形成深入人心的社会共识。我们积极评价日本战后走和平发展道路取得的重要成果,希望日方能从自身利益和长远大局出发,顺应时代潮流,把握和平方向,奉行积极对华政策,与中方共建政治安全互信。

    各位朋友

    知识人士汇聚社会的智慧和良知,为国家发展进步提供智力支撑和精神动力。在中日关系面临严重困难的形势下,“日中恳话会”和“思考新日中关系研究者之会”等组织本着使命感和责任感,积极为两国关系改善集思广益,建言献策,精神可嘉,令人感佩。希望包括上述两会在内的各界有识之士继续秉持实现中日互利共赢的理念和理想,努力多出主意,多做实事,为改善两国关系积累积极因素和正面能量。

    谢谢大家。

分享到:
抗战史上的今天

展览讯息
视频播报更多
“九一八事变”86周年:纪念馆里宣誓
86周年前的9月18日,日本在中国东北蓄意制造并发动侵华战争,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开端。今天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行活动...[了解详细]
新闻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