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七七事变

  华北事变后,日军在威逼利中国冀察当局及其支柱第29军遭到失败后,即从军事上步步进逼,蓄谋重演九一八事变的故伎,频繁进行挑衅性军事演习,一手制造了七七卢沟桥事变,最终实行了全面侵华战争。中国人民全面全民族的抗战由此拉开了序幕。

  卢沟桥横跨北京西南永定河,为北京通往西南的咽喉要道,桥北连接中国南北的铁路大动脉平汉铁路(北平—汉口)穿河而过,桥东为宛平城,扼守卢沟和铁路两桥,日军据此即可切断北平中国驻军。针对日军挑衅,第29军加强了卢沟桥地区的防守。7月7日夜,驻丰台日军一部又赴卢沟桥地区演习。深夜零时许,日军借口在卢沟桥演习时“失落一名士兵”为名无理要求进宛平城搜查,遭到拒绝,日方以武力威胁。中方为防事态扩大,同意日方派员进城调查。同时,驻丰台日军一营开赴卢沟桥。不久,日方“失踪”士兵即自行归队,但日方隐瞒不报,反而提出城内驻军必须向西门外撤退,日军进至城内再行谈判,复遭中方拒绝。8日晨5时,日军不及日方谈判代表出城便向宛平城发起攻击。中国守军忍无可忍,展开反击。第29军司令部命令前线官兵据守不退。8日,日军三次进攻宛平城。当晚,29军作出让步,与日方达成协议,同意撤兵,日方则停战。然而,其后两日,日军4次背约弃信,进攻中国守军,中国守军被迫展开反击,10日夜,经十余次争夺,将宛平城附近要地铁路桥和回龙庙夺回。此后,日军由于兵力不足,始行撤退。

  事变发生后,在全中国激起强烈反响,第二天和23日,中国共产党两次发表宣言,指出“华北危急!平津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号召全国放弃任何妥协立即实行抗战,并致电宋哲元和蒋介石要求共同抗日。南京国民政府则在幻想“和平”解决的同时,作好了抗战准备,7月17日蒋介石庐山谈话表示抗战的“最后关头”已经到来,全面战争一旦爆发,则“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进行全国抗战。

  日本政府则借机扩大战争。由于在华北兵力不足,遂施展和平谈判的烟幕弹,一面加紧侵华准备。7月11日,日本政府发表《派兵华北的声明》,反诬中国第29军挑起七七事变,在国内进行战争动员,增兵华北。7月12日,新任中国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抵天津后,立即决定“一举歼灭中国第29军”。 7月25日,日军占领廊坊,切断平津间铁路交通。26日下午,日军向第29军发出最后通谍,要求其于28日前全部撤出平津地区。同日,日军一部强行闯入广安门,中国守军与之发生战斗。

  日军发出最后通牒后,29军意识到日本侵略已势不可免,遂抛弃和平幻想,准备抗战,于27日发出“自卫守土”通电。28日,日军对29军发动总攻。在劣势情况下,29军将士仍然进行了激烈的抗击。在南苑,29军与进攻之敌展开惨烈战斗,副军长佟麟阁、第132师师长赵登禹壮烈殉国。在北苑、丰台、卢沟桥和廊坊等地,均与敌展开激战,然终不守。29军撤离北平。30日,北平陷落。在天津,29军主动出击,给敌以重大打击,北平日军回师增援,29军经激战,于30日撤离天津。天津陷落。

  七七事变的整个过程清楚地表明,它是日本政府、财阀、政党的共同意志,绝不是什么日本少数军人牵着军部、政府的鼻子走。它是日本大陆政策的必然发展和有计划有准备的行动,是日本长期以来侵华野心的最终全面实施,也绝不是什么偶然事件。中国已经丧失了台湾、澎湖列岛和东北等一系列领土于日本侵略者之手,日本还霸占了中国剩余领土内一系列军事、经济主权,更甚而要侵占华北,中国已经到了忍无可忍、不得不还手的最后地步了。日本知道中国已经不可能再有任何的退让,渐进式的蚕食已经走到了尽头,再也行不通了。为此,日本急不可耐地抛弃了渐进式蚕食的方法,为了实现预定的大陆政策,对中国开始全面出击,企图根本上灭亡中国。然而,侵略者总要给自己粉饰一下,说什么是由于中国的“反日”行为才造成了日本的被迫反应——简直是一派胡言,潜台词无非是“中国应该顺从地接受日本的统治、占领和奴役”。而这,只能是日本侵略者自己的梦想罢了。

分享到:
抗战史上的今天

展览讯息
视频播报更多
习近平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国家主席习近平11日在越南岘港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习近平强调在历史、台湾等涉及中日关系政治基础的重大原则问题上,要始终...[了解详细]
新闻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