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

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通过

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1935年12月15日通过

  (一)目前形势的特点

  目前政治形势已经起了一个基本上的变化,在中国革命史上划分了一个新时期,这表现在日本帝国主义变中国为殖民地,中国革命准备进入全国性的大革命,在世界是战争与革命的前夜。

  日本帝国主义并吞东北四省之后,现在又并吞了整一个华北,而且正准备并吞全中国,把全中国从各帝国主义的半殖民地,变为日本的殖民地。这是目前时局的最基本的特点。

  日本帝国主义鉴于直接公开的武装占领东北四省,曾经引起了全中国反日的怒潮,这次他就采取比较隐秘的方式,即用国民党南京政府下命令委任中国某些卖国的军阀政客,作为他在华北的代理人,以进到直接武装占领华北。这种方式虽是比较“九一八”的方式更为奸滑与凶恶,但仅是过渡到直接武装占领与建立华北国及其傀儡政府的步骤,第二个满洲国傀儡政府是其必然的归宿。作为中国汉奸卖国贼集团的主要成份的许多军阀政客土豪劣绅,银行资本家,特别是其中的亲日派,是这个傀儡政府的组成分子及其赞助者,没有这一大群汉奸卖国贼,日本帝国主义变中国为殖民地是不能如此顺畅的。

  日本帝国主义吞并华北并准备吞并全中国的行动,向着四万万人的中华民族送来了亡国灭种的大祸,这个大祸就把一切不愿当亡国奴,不愿充汉奸卖国贼的中国人,迫得走上一条唯一的道路:向着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汉奸卖国贼展开神圣的民族战争。一切爱国的中国人为保卫自己的国家而血战到底,这是日本帝国主义亡人之国灭人之种的冒险事业的前进路上必然得到的回答。日本帝国主义于吞下了东北四省这个较小的炸弹之后,又着手吞下中国本部这个绝大的炸弹了。

  日本帝国主义单独吞并中国的行动,使帝国主义内部的矛盾,达到了空前紧张的程度。美国帝国主义完全为着他自己帝国主义的目的,是同日本帝国主义势不两立的,太平洋战争是必然的结果。而英国却忘〔妄〕在求得日本的某些让步与妥协,使他的主要力量能够拿了去对付他的主要敌人:苏联美国与意大利。

  日本帝国主义吞并中国本部的行动,促进了中国反革命统治,首先是卖国贼头子蒋介石的统治之削弱与崩溃。一贯的卖国政策不但使蒋介石丧失了某些社会的与群众的基础,而且缩小了他的地盘。同苏维埃红军的长期斗争,尤其是五次“围剿,与对于中央红军的追击,使他的兵力消耗了,疲劳了,分散了。以法西斯蒂统一中国的梦想,是宣告了最后的破产。国民党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实际上是不利于蒋介石的分赃会议,蒋介石只有更加依靠出卖中国,以维持垂死的统治。但是他的出卖,更促使他的统治加速度的走向死灭。这种情形,也就更加加深了蒋系军阀与其他军阀间的矛盾与冲突,增加了以新的形势与新的性质而出现的反蒋战争的爆发之可能性。

  日本帝国主义吞并中国的行动,正当中国苏维埃运动转入了一个新局面的时期。自从中央红军退出中央苏区,长江下游的一些苏区受到了部分损失之后,现在是各地红军的新胜利,新根据地的创造,老苏区的游击战争的开始转入反攻,与新的游击战争蓬勃发展的时期。困难的关头已经过去了。中央红军以十二个月工夫,用二万五千里的长征,战胜了蒋介石的长追,宣告了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围追堵截的破产,突破了历史上军事远征的纪录,并以宣传队的作用向着他所纵横驰骋的十一个省区二万万以上民众,指出了解除痛苦,救已救国的道路。以播种机的作用,散布了许多的革命种子。中央红军与廿五,六,七军会合之后,对于向着陕甘苏区进行的敌人第三次“围剿”之澈底的粉碎,更加表示了苏维埃运动新时期的到来。他同  目前总的革命形势的新局面相会合,成为中国革命新形势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他指明:在全中国人民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强盗吞并,挽救中国出于亡国灭种大祸的伟大力量中,有着苏维埃红军铁一般的中坚力量。

  日本帝国主义吞并中国的行动,重新推醒了全中国人民,懂得了亡国灭种大祸临头的危险形势,掀起了新的民族革命高潮。这种民族革命高潮,在中国革命经过历史上无数次的锻炼之下(主要的是一九二五至一九二七的大革命)产生的,是在目前中国已经有了苏维埃革命根据地与革命形势存在之下产生的,是在世界革命与战争的新周期即将来临的形势之下产生的,是在苏联已经有着一切力量,足以战胜侵略国家援助被压迫民族的形势之下产生的。因此,他就将以特别广大,特别坚决,特别与世界革命因素互相影响与互相帮助的性质而出现。

  无疑的,新的反日的民族革命高潮,不但推醒了中国工人阶级与农民中更落后的阶层,使他们积极参加革命斗争,而且广大的小资产阶级群众与智识分子,现在又转入了革命。中国国民经济的总崩溃,千千万万人民的失业失地,千千万万的灾民难民,更使得新的反日的民族革命高潮,同群众救死求生的日常斗争密切的联系起来,大大的扩大了民族革命营垒的群众基础,广大民众的革命义愤是在全中国一切地方酝酿着,并已经在普及各大城市的学生反日示威运动中再一度的开始表现出来了。在反革命营垒中,是新的动摇分裂,与冲突,一部分民族资产阶级,许多的乡村富农,与小地主,以至一部分军阀,对于目前开始的新的民族运动,是有采取同情中立,以至参加的可能的。民族革命战线是扩大了。

  目前的世界是处在大革命与大战争的前夜形势中,一切帝国主义国家的经济危机,以及由此产生的革命危机,使得帝国主义除了战争找不出第二条挽救死亡的出路。日本帝国主义大举进攻中国与意大利帝国主义大举进攻阿比西尼亚的冒险战争,无疑的存在着引导到第二次帝国主义大战的危险。而中国与阿比西尼亚的民族革命战争,各帝国主义国家,及其许多殖民地半殖民地革命危机的成熟,无疑的要引导到世界的大革命。在目前革命与战争的前夜时期,已可明显看到世界反革命力量的削弱,与世界革命力量的增涨。在将来就是大战争与大革命,葬送世界上的一切反革命。这一形势使得中国革命脱离了过去的孤立。世界革命是中国革命有力的帮手。同时中国革命现在就已经成了世界革命的伟大因素,将来则要以全民族的雄伟阵势帮助着世界的革命。

  这在日本同中国的关系上也是一样。在有力量的日本共产党领导之下的日本工农及被压迫民族(朝鲜台湾)正在准备着伟大力量,为打倒帝国主义日本,建立苏维埃日本而奋斗。这就把中国革命同日本革命在共同目标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基础之上会合起来。日本革命民众是中国革命民众的有力的帮手。

  苏联也是一样。今日的苏联是有战胜敢于向他开火的帝国主义的力量的(第二个五年计划即将完成,红军的威力),在向日本帝国主义使用一切和平方法无效(屡次提议订立互不侵犯条约等)而日本反积极向苏联挑战的情况之下,苏联是准备着打击这个野蛮侵略者的。这就把中国革命,日本革命和苏联反对侵略者的斗争会合在共同目标――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基础之上。苏联是中国革命最有力量的帮手。

  中国革命是处在有利的环境中,中国革命有着光明灿烂的前途。但是中国革命的主要敌人帝国主义,尤其是目前凶横直进的日本帝国主义,是准备了决心和力量来对付中国革命的。在中国反革命集团方面,由于其统治力量之更加减弱,而不得不更加为虎作伥,投靠于万恶的日本帝国主义,向着革命的民众作绝望的进攻与决斗。把这一形势同目前依然存在着的中国革命不平衡发展的形势合起来看,就知道中国革命保存了一种持久性。他向中国革命民众及其首领中国共产党指明:准备着长时间同敌人奋斗罢,为着同敌人作持久战而准备自己的艰苦工作罢,没有几千万几万万人的革命军,是不能最后解决敌人的;一切策略,一切努力,向着组织千千万万民众进入伟大的民族革命战场上去,准备了伟大的力量,就是准备了决战的捷报。

  (二)党的策略路线

  目前的形势告诉我们,日本帝国主义吞并中国的行动,震动了全中国与全世界。中国政治生活中的各阶级,阶层,政党,以及武装势力,重新改变了与正在改变着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民族革命战线与民族反革命战线是在重新改组中。因此,党的策略路线,是在发动,团聚与组织全中国全民族一切革命力量去反对当前主要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与卖国贼头子蒋介石。不论什么人,什么派别,什么武装队伍,什么阶级,只要是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与卖国贼蒋介石的,都应该联合起来,开展神圣的民族革命战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走狗在中国的统治,取得中华民族的澈底解放,保持中国的独立与领土的完整。只有最广泛的反日民族统一战线(下层的与上层的),才能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

  当然,不同的个人,不同的团体,不同的社会阶级与阶层,不同的武装队伍,他们参加反日的民族革命各有他们不同的动机与立场。有的只是为了保持他们原有的地位,有的为了要争取运动的领导权,使运动不至超出他们所容许的范围以外,有的真是为了中华民族的澈底解放。正因为他们的动机与立场各有不同,有的在斗争开始时,就要动摇叛变的,有的会在中途消极或退出战线的,有的愿意奋斗到底的。但是我们的任务,是在不但要团结一切可能的反日的基本力量,而且要团结一切可能的反日同盟者,是在使全国人民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有枪出枪,有知识出知识,不使一个爱国的中国人,不参加到反日的战线上去。这就是党的最广泛的民族统一战线策略的总路线。只有这种路线,我们才能动员全国人民的力量去对付全国人民的公敌:日本帝国主义与卖国头子蒋介石。

  中国工人阶级与农民,依然是中国革命的基本动力。广大的小资产阶级群众,革命的智识分子是民族革命中可靠的同盟者。工农小资产阶级的坚固联盟,是战胜日本帝国主义与汉奸卖国贼的基本力量。一部分民族资产阶级与军阀,不管他们怎样不同意土地革命与苏维埃制度,在他们对于反日反汉奸卖国贼的斗争采取同情,或善意中立,或直接参加之时,对于反日战线的开展都是有利的。因为这就削弱了总的反革命力量,而扩大了总的革命力量。为达到此目的,党应该采取各种适当的方法与方式,争取这些力量到反日战线中来。不但如此,即在地主买办阶级营垒中间,也不是完全统一的。由于中国过去是许多帝国主义互相竞争的结果,产生了各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互相竞争的卖国贼集团,他们中间的矛盾与冲突,党亦应使用许多的手段,使某些反革命力量暂时处于不积极反对反日战线的地位。对于日本帝国主义以外的其他帝国主义的策略也是如此,党在发动,团聚与组织全中国人民的力量,以反对全中国人民的公敌时,应该坚决不动摇的同反日统一战线内部一切动摇,妥协,投降与叛变的倾向做斗争。一切破坏中国人民反日运动者,都是汉奸卖国贼,应该群起而攻之。共产党应该以自己积极的澈底的正确的反日反汉奸反卖国贼的言论与行动,去取得自己在反日战线中的领导权。也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反日运动,才能得到澈底的胜利。反日战线中的广大民众,应该满足他们的基本利益的要求(农民的土地要求,工人,兵士,贫民,知识分子等改良生活待遇的要求),只有满足了他们的要求,才能动员广大的群众走进反日的阵地上去,才能使反日运动得到持久性,才能使运动走到澈底的胜利。也只有如此,才能取得党在反日运动中的领导权。

  (三)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

  反日反卖国贼的民族统一战线之最广泛的与最高的形式,就是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的组织。由于不同意苏维埃制度与土地革命而同意于反日反卖国贼的分子的存在,由于中国政治经济不平衡而产生的地方割据状态,由于中国苏维埃政权现在还只在中国一部分领土上胜利,此外,还由于汉奸卖国贼等民族反革命为日本帝国主义帮凶的严重性,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的组织,不但是可以的,而且是必要的。

  中国人民反日反卖国贼的方式,是多样的,参加斗争的分子的觉悟程度,也是不一致的。共产党员应该不放松一切机会去发动,组织与领导各种方式与各种程度的斗争,把这些斗争引导到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的阶段。一切反日反卖国贼的分子,不论他们代表那一阶级,那一政治派别,那一社会团体,那一武装队伍,都可以加入国防政府。一切反日反卖国贼的武装队伍,都可以加入抗日联军。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是全中国一切反日反卖国贼力量的联合战线的政权组织,也是反日反卖国贼的民族革命战争的统一领导机关。在阶级意义上说来,他是在反日反卖国贼共同目标之下的各阶级联盟。

  为了使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迅速组织起来,为了使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有更广大的群众基础与武装力量,共产党的策略不是等待着那些自然发生的抗日人民团体与抗日武装力量已经存在了,才去把他们组织起来,而是指导自己的党员从各方面努力去推动一切爱国的分子,团体,阶层,阶级,党派,生产的与商业的,文化的与教育的,学生的与教员的,工农的与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的,城市与乡村的,新式的与旧式的,社会的与政治的,武装的等等力量,发起各种各样反日反汉奸卖国贼的团体(抗日会,抗日联合会等),组织各种各样反日反卖国贼的军队(抗日义勇军,人民革命军,新的十九路军等),政权(县区市抗日政府,人民革命政府等),把这些团体,军队,政权,集合起来,加上苏维埃与红军的力量,这就是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的组织。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组成之后,在他的行动过程中,每日都要去发动新的团体,新的地方政府与新的军队。一面不断淘汰动摇叛变分子,一面不断涌进新的力量,使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成为不是腐朽的,而是有朝气的,不是软弱的,而是有伟大战斗力量的政府与联军。对于有些地方因为党的力量的薄弱,所以没有经过党的推动与领导,或是因为离开苏区与红军较远,所以没有苏维埃与红军参加,而自动产生的抗日政府与抗日联军,那里的党同样应积极的援助拥护与参加。这就是共产党实现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的具体的工作路线。

  因为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是反日反卖国贼的最广泛的与最高的民族统一战线的组织,所以他应该有最广泛的行动纲领。这纲领如下:

  (一)没收日本帝国主义在华的一切财产作抗日经费。

  (二)没收一切卖国贼及汉奸的土地财产分给工农及灾民难民。

  (三)救灾治水,安定民生。

  (四)废除一切苛捐杂税,发展工商业。

  (五)加薪加饷,改良工人士兵及教职员的生活。

  (六)发展教育,救济失学的学生。

  (七)实现民主权利,释放一切政治犯。

  (八)发展生产技术,救济失业的知识分子。

  (九)联合朝鲜,台湾,日本国内的工农,及一切反日力量,结成巩固的联盟。

  (十)对于中国的民族运动表示同情赞助或守善意中立的民族或国家,建立亲密的友谊关系。

  共产党必须在抗日战斗的过程中,求得这些纲领的实现。并经过这些纲领,以求得党的十大政纲的实现。

  (四)苏维埃人民共和国

  最广泛的反日反卖国贼的统一战线,在今天有着他的特殊的意义,就是苏维埃已经在中国的许多地方胜利了。这是同一九二五至一九二七的第一次大革命时期,基本上不相同的。九年以来共产党领导的苏维埃运动在中国许多地方的胜利,使得新的反帝高潮得到了基本的力量,使得全国人民有了靠望,有了从帝国主义和卖国贼手里争取自由解放与独立的活榜样,使得最广泛的民族统一战线有了坚固基础与根据地,保证了在新的大革命中能够坚持下去与走向澈底胜利,使得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有了中心支柱。

  为了使民族统一战线得到更加广大的与强有力的基础,苏维埃工农共和国及其中央政府宣告,把自己改变为苏维埃人民共和国。把自己的政策,即苏维埃工农共和国的政策的许多部分,改变到更加适合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变中国为殖民地的情况。

  这些政策的改变,首先就是在更充分的表明苏维埃自己不但是代表工人农民的,而且是代表中华民族的。中华民族的基本利益,在于中国的自由独立与统一,而这一基本利益,只有在苏维埃的坚决方针之下,才能取得,才能保持,才能澈底战胜反对这种利益的敌人:帝国主义和卖国贼。

  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宣告,愿意把广大的小资产阶级群众团结到自己的周围。一切革命的小资产阶级分子,苏维埃愿意给予以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一切为帝国主义及中国反革命所打击的城乡小资本工商业,苏维埃尽自己的政策与权力所及去保护他们,苏维埃老早就废除了国民党军阀的一切苛捐杂税,宣布了有利于一切小生产者的统一累进税。

  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宣告,一切同情于反日反卖国贼的知识分子,不问他们过去是否是国民党员,或在国民党政府工作,都能享受苏维埃政府的优待,苏维埃给予他们以工作,救济他们的失业,给予他们以发展文化,教育,艺术,科学及技术天才的机会。一切受日本帝国主义和卖国贼国民党政府所驱逐,轻视,与虐待的智识分子,文学家,艺术家,科学家,技术人员,与新闻记者,苏维埃给予以托庇的权利(一切这些人都可到苏区来)。一切革命的知识分子,文学家,艺术家,科学家,技术人员,与新闻记者(不问他们的出身是地主,富农,或资本家),苏维埃给与选举权与被选举权。

  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宣告,一切白军官长(不分官级)士兵,凡愿反日反卖国贼者,都有受苏维埃优待的权利。

  一切被国民党卖国政府所排斥裁遣的失业军人,苏维埃红军愿意给以工作。即使同红军作战者,一经解除武装,不问官兵,一律优待。其负伤者,一律医治。一切白军官兵愿意在红军服务忠心于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卖国贼之事业者,苏维埃给予以选举权与〈被〉选举权。

  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及其红军向全国愿意参加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卖国贼之事业的个人,团体,政治派别,与武装队伍提议,共同组织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不问何种武装部队,苏维埃及红军愿与他们订立抗日讨卖国贼的协定,如过去苏维埃红军与十九路军订立抗日反蒋协定一样。但过去红军没有能够及时的用实力直接帮助十九路军(十九路军也没有积极要求),击破蒋介石对福建的进攻,这是不对的。今后对一切抗日讨卖国贼之友军,必须尽可能的给予以实力的援助,直至直接配合作战。要达到反对共同敌人的目的,苏维埃红军不但需要自己的胜利与发展,而且需要同盟的友军之胜利与发展。

  苏维埃人民共和国改变对待富农的政策。富农的财产不没收,富农的土地,除封建剥削之部分外,不问自耕的与雇人耕的,均不没收。乡村中实行平分一切土地时,富农有与贫农中农分得同等土地之权。

  苏维埃人民共和国用比较过去宽大的政策对待民族工商业资本家。在双方有利的条件下,欢迎他们到苏维埃人民共和国领土内投资,开设工厂与商店,保护他们生命财产之安全,尽可能的减低租税条件,以发展中国的经济。在红军占领的地方,保护一切对反日反卖国贼运动有利益的工商业。使得全国人民明白: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不但是政治上的自由,而且是发展中国工商业的最好的地方。

  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对海外华侨宣告,称赞他们历来帮助中国革命的爱国举动。蒋介石辈虽然久已叛变革命了,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及全民族爱国人民却继承了太平天国以来的英勇事业,决心挽救中国于危亡,而致之于富强隆盛之域。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在全国胜利之日,即华侨得到解放之时。一切国民党政府引导华侨沦于奴隶牛马的政策,均当澈底铲除,而代之以积极保护华侨的政策。在目前,一切被日本帝国主义及其他帝国主义国家排斥驱逐的华侨同胞,苏维埃给予以托庇的权利,并欢迎华侨资本家到苏区发展工商业。

  所有这些政策的改变,是为了一个基本的目的: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卖国贼,求得中华民族的自由解放与独立,争取革命在全国的胜利。

  为了顺利的执行这些政策,为了很快的同日本帝国主义作战,为了保证民族统一战线中的领导权,党与苏维埃自始不变,但须更加努力,更加使之适合于民族统一战线之要求的政策,那就是扩大抗日红军,扩大抗日游击队,扩大作为抗日根据地的苏维埃人民共和国的领土,粉碎卖国贼军队的进攻,肃清抗日道路,巩固抗日后方,澈底解决土地问题,争取工农的大多数,争取卖国贼军队和日本帝国主义军队的士兵,向少数民族提议建立共同斗争的联盟,执行灵活的外交政策等等。

  红军是抗日的先锋队,只有这个先锋队的扩大巩固与善于使用,才能保证反日战争的胜利。为扩大百万红军而斗争的口号,在今天须使之紧密联系到挽救危亡迫不及待的反日战争的时机。为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中国卖国贼,须扩大数百万红军才能济事,首先是扩大一百万。不但每个红色指挥员,战斗员,地方党〔干〕部,苏维埃人员,而且是全国革命的人民,对于这一任务的积极努力,是十分重要的。红军技术条件的提高,技术与战术教育的进步,政治工作之深入与普遍,革命军事委员会领导的集中,物质供给的保证,尤其是战略与战役指挥之合乎正确的原则(进攻时反对冒险主义,防御时反对保守主义,转移时反对逃跑主义),都是战胜敌人不可缺少的条件。

  游击战争应在全国发展起来,而着重于日本帝国主义占领区域,附近区域,卖国贼蒋介石的区域,红军抗日根据地(苏区)及其附近区域的发展。一切游击队应以民族战争的面目而出现,密切的联系于农民群众的土地斗争。要使游击战争在反日反卖国贼战争中担负起战略上的伟大作用,党应使游击队都成为抗日根据地(苏区)的创造者,应使一切游击队所在区域建立脱离日本帝国主义与卖国贼统治的抗日人民革命政权(县区乡抗日政府,革命委员会以至苏维埃),应使游击队迅速扩大而成为抗日革命军,应使卷入反日浪潮的青年学生与革命士兵,大量加进游击战争中去。应把党所领导的与非其所领导的游击队,在共同的基础上统一起来。

  要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中国卖国贼,不扩大苏维埃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即抗日红军的根据地,是不能成功的。只有把卖国贼统治着的土地,大块的变为苏维埃领土,红军才有依靠,抗日战争才有后方。苏维埃领土中许多工作要力求做到完 善的程度,实行正确的政策,把他铁一般的巩固起来,使之成为全国人民羡慕爱护与仿效的地方。

  一切卖国贼军队进攻这种抗日战争根据地的与人民政权模范区的企图,应该予以无情的打击。粉碎与破坏这种反革命进攻,不但是抗日红军与全苏区抗日人民的责任,而且是全中国抗日人民的责任。党应号召全中国全苏区一切抗日人民为保护自己的根据地而奋斗,号召这些人民反对卖国贼捣乱抗日战争的后方,反对卖国贼拦阻抗日红军的去路。把国内战争同民族战争结合起来,是党指导革命战争的一个基本的原则。

  要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卖国贼没有千千万万在日本与卖国贼统治之下的工人,农民,兵士,贫民与革命民众大多数起来进行坚决的斗争,是不能成功的。党和苏维埃红军的反日反卖国贼的民族统一战线,要扩大到一切有群众的地方去。应使一切群众斗争从初级提到高级,从地方提到全国,从经常程度提到反日反卖国贼的政权与武装程度。只有苏维埃人民共和国领土之内的同苏维埃人民共和国领土之外的这两种斗争相会合,才能澈底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卖国贼。

  要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卖国贼,不争取工人阶级的大多数,是不能成功的。在中心城市与主要企业中建立巩固的堡垒,利用一切公开的与半公开的可能建立广大的群众组织;从估计具体环境,争取胜利结果(即使是很小胜利)的观点出发,去发动组织领导工人群众经济的与政治的斗争;注意保护与教育企业中的干部,积蓄工人群众的雄厚力量,以准备决定胜负的战斗;争取工人阶级在中国革命中的领导权,这是党在工人运动中的基本原则。

  要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中国卖国贼,不争取占中国人口百分之八十的农民参加斗争的战线,是不能成功的。共产党与苏维埃一定要满足农民的土地要求,为澈底解决土地问题,解除农村封建压迫而斗争。只有这样,才能动员几千万几万万的农民群众武装走上抗日讨卖国贼的阵地上去,才能使民族革命战争有源源不绝的补充,才能使日本帝国主义与中国民族反革命对于中国的主要掠夺对象――农民,变为反掠夺的中华民族革命军,在日本占领区域,及其附近区域,首先是没收汉奸卖国贼的土地财产分配给农民,然后从斗争过程中依据于群众自己的经验,把斗争深入下去,进行澈底解决土地问题。党的基本原则,就是把土地革命同民族革命结合起来。

  没有士兵的援助,要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和中国卖国贼数百万的军队,也是不能成功的。我们应该在广泛的群众基础之上去进行士兵的工作。党应号召一切苏区人民,白区人民,红军战士,游击队战士,为瓦解卖国贼军队而努力。几千万几万万不愿当亡国奴的人民向着几十万几百万不愿当亡国奴的兵士官长苦口劝说,亲友招致书函责备,与口号鼓动,是没有不能感动他们的。我们的口号是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工农商学兵联合起来武装保卫中国,红军白军联合起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与卖国 贼。愿意回家的发路费,愿意耕田的分土地,愿意抗日的当红军当义勇军。

  苏维埃人民共和国拿自己的榜样和真诚的口号给蒙古人,回人等被压迫民族看,你们也组织自己的国家呵!日本帝国主义及中国卖国贼,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联合起来打倒这个敌人呵!

  苏维埃人民共和国的外交政策,建设于不放弃一切可能争取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和中国卖国贼的胜利的基础之上,同一切和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卖国贼相反对的国家,党派,甚至个人,进行必要的谅解,妥协,建立国交,订立同盟条约等等的交涉。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及其政府并不是不择目标而随便放矢的,谁愿为着自己的利益而同时有利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抗日讨卖国贼的斗争者,苏维埃政府均愿与之发生友谊的关系。

  一切政策,一切努力,为着反日反卖国贼的胜利,一切与此目标相违背者,均在排弃之列。这就是共产党与苏维埃的策略路线。

  (五)党内主要危险是关门主义

  要战胜中国人民的公敌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卖国贼,共产党员必须深入到群众中去,参加与领导一切群众的,民族的与阶级的斗争。这里,主要的关键是运用广泛的统一战线。广泛的统一战线,一方面是在集中最大的力量,去对付最重要的敌人,另一方面,是在使广大的群众根据于他们自己的政治经验,来了解党的主张的正确,争取他们到党的旗帜之下。

  必须更深刻的了解革命领导权的问题。共产党要在中国革命中取得领导权,单靠党的宣传鼓动是不够的,必须使他的一切党员在实际行动中,在每日的斗争中,表现出他们是群众的领导者。只知道如何在下层群众中间进行工作(这是主要的),是不够的,必须知道如何同别党别派和下层群众有关系的上层领袖进行谈判,协商妥协,让步,以期争取其中可能继续合作的分子,以期在群众前面最后的揭穿那些动摇欺骗与叛变分子的面目,而以群众的力量把他们驱逐出去。党的领导权的取得,单靠在工人阶级中的活动是不够的(这是要紧的)共产党员必须在农村中,兵士中,贫民中,小资产阶级与智识分子中,以至一切革命同盟者中,进行自己的活动,为这些群众的切身利益而斗争,使他们相信共产党不但是工人阶级的利益的代表者,而且也是中国最大多数人民的利益的代表者,是全民族的代表者。只要有群众的地方,不论那里的领导者是怎样的反动,共产党员应该参加到里面去进行革命的工作。只有当共产党员表现出他们是无坚不破的最活泼有生气的中国革命的先锋队,而不是空谈抽象的共产主义原则的“圣洁的教徒”,共产党才能取得中国革命的领导权。

  为了更大胆的运用广泛的统一战线,以争取党的领导权,党必须同党内“左”的关门主义倾向做坚决的斗争。在目前形势下,关门主义是党内的主要危险,关门主义的来源,第一,是由于对目前新的政治形势的不了解,因此,就不了解变更自己的策略,以适合于新的形势的必要。第二,是由于不会把党的基本口号与基本政纲同目前的行动口号与行动政纲,在实际行动中联系起来,第三,基本的是由于不会把马克思列宁斯达林主义活泼的运用到中国的特殊的具体环境去,而把马克思列宁斯达林主义变成死的教条。这种关门主义倾向,实质上表现出惧怕敌人,惧怕群众,与对于自己力量的不相信,因此就惧怕运用广泛的统一战线的策略。这种关门主义的倾向,实质上是同右倾机会主义相同的。关门主义继续的结果,必然是使党脱离群众,使党放弃争取中国革命的领导权的任务。因此党必须坚决反对“左”的关门主义,大胆的运用广泛统一战线,深入到千千万万的群众中去,不怕可能发生的某种错误,从斗争中去学习领导群众的艺术。

      当然,党在反对“左”的关门主义的斗争中,丝毫也不要放松反对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右倾机会主义压抑群众的切身利益的斗争,牺牲农民夺取土地,工人兵士贫民改良待遇的要求,去适合民族资产阶级与富农的利益,去适合同盟者的部分利益,对同盟者惧怕使用言论批评的武器,惧怕率领群众逼迫同盟者走上革命的更高阶段。右倾机会主义接受民族资产阶级,上层小资产阶级分子,以及乡村富农的政治影响,而把自己变成他们的尾巴。一九二七年时期的陈独秀主义,在新的大革命中,在部分的党部与党员中的复活,是可能的。毫无疑义,党应该向着这种右倾机会主义,作坚决的斗争。但在目前说来,“左”的关门主义,是党内主要危险。目前的反对右倾,正是为得要顺利的克服“左”倾,澈底的击破关门主义,使广泛的统一战线 的策略,正确的大胆的运用到一切工作中去,使党不解在群众斗争的后面,使群众从争取日常的与切身的利益出发,提高到反对中国人民的公敌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中国卖国贼的民族革命战争的位置。

    (六)为扩大与巩固共产党而斗争

  为了完成中国共产党在伟大历史时期所负担的神圣任务,必须在组织上扩大与巩固党。在新的大革命中,共产党需要数十万至数百万能战斗的党员,才能率领中国革命进入澈底的胜利。

  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他应该大量吸收先进的工人雇农入党,造成党内的工人骨干。同时中国共产党又是全民族的先锋队,因此一切愿意为着共产党的主张而奋斗的人,不问他们的阶级出身如何,都可以加入共产党。一切在民族革命与土地革命中的英勇战士,都应该吸收入党,担负党在各方面的工作。由于中国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半殖民地与殖民地,农民分子与小资产阶级出身的智识分子,常常在党内占大多数,但这丝毫也不减低中国共产党的布尔什维克的地位。事实证明,这样成分的党,是能够完成世界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国际所给与的光荣任务的,是能够艰苦奋斗百折不回的。在世界各国共产党中,除联邦共产党外,中国共产党站在光荣的先进的地位。

      必须同党内发展组织中的关门主义倾向做斗争。能否为党所提出的主张而坚决奋斗,是党吸收新党员的主要标准。社会成分是应该注意到的,但不是主要的标准。应该使党变为一个共产主义的熔炉,把许多愿意为共产党主张而奋斗的新党员,锻练〔炼〕成为有最高阶级觉悟的布尔什维克的战士。党内两条战线的斗争,与共产主义的教育,就是达到这一目的的方法。党在思想上的布尔什维克的一致,是党的坚强的无产阶级领导之具体表现。不从积极的战斗需要出发,而从恐惧观念出发的组织问题上的关门主义,必须澈底的击破。民族革命与土地革命的伟大战斗,已经涌出和正在涌出无数的积极的分子与群众领袖,党的组织应以热烈欢迎的态度,向他们开门。党不惧怕某些投机分子的侵入,党用布尔什维克的政治路线与铁的纪律,去保证党的组织的巩固。党不惧怕非无产阶级党员政治水平的不一致,党用共产主义教育去保证提高他们到先锋队地位。

    必须大数量的培养干部。党要有成千成万的新干部,一批又一批的送到各方面的战线上去。不是把领导才能每条都教好了才给干部以工作,而是放这些干部到斗争中去,使他们从斗争中去学习。不是以如同使用机械一样的态度,去使用干部与党员,而是爱护他们,信任他们,分配他们以适当工作,充分发挥他们的天才与自动性。不是以官僚主义的态度去对付干部与党员,而是以对于任务的解释说服,对于工作的具体指示,把党的领导机关,同他们活泼有生气的联系起来。对于干部与党员在思想上与工作上的错误,不是轻易的给以打击,加上机会主义帽子,以及轻易的处罚他们,而是给以耐心的一次又一次的说服教育。思想上与工作上的错误,是免不了的,错误是可以改正的,列宁主义的学习精神,与从斗争中求锻练〔炼〕,是改正错误的最好方法。党内斗争的火力,应该向着那些坚持错误观点,不愿学习锻练〔炼〕,不受指导教育的同志。一定限度的组织上的结论,也仅仅对于那些错误严重与无法说服的同志才是必要的。但一切必要的党内斗争与组织结论,仍然是带着对于本人与全党的教育性质。只有对于那些有一贯错误路线的机会主义者,党才不应该因为他们的一时表现改正,而轻易给他们以重要的工作。

  伟大斗争时期,党的干部坚固地团结于党的领导机关的周围,是有决定意义的。党要团结全党领导最广大群众走上民族革命与土地革命的战争,没有很多的与很好的干部作纽带,是不能成功的。正确的组织路线与干部政策,是完成这个任务的前提。

  中国共产党中央号召全党及其干部为坚决执行党的策略路线而斗争。把统一战线运用到全国去,把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建立起来,把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变成全民族的国家,把红军变成全民族的武装队伍,把党变成伟大的群众党,把土地革命与民族革命结合起来,把国内战争与民族战争结合起来。神圣的民族革命战争万岁!中国的自由独立与统一万岁!苏维埃新中国万岁!

 

分享到:
抗战史上的今天

展览讯息
视频播报更多
“九一八事变”86周年:纪念馆里宣誓
86周年前的9月18日,日本在中国东北蓄意制造并发动侵华战争,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开端。今天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行活动...[了解详细]
新闻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