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田中奏折(节录)

      1927年6月27日至7月7日,日本田中义一内阁召开东方会议,讨论对华政策问题,制订了妄图用武力征服中国的《对华政策纲领》。会后,田中于7月25日通过宫内大臣一木喜德呈送天皇一个秘密奏折。奏折说,“如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如要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这个奏折反映了日本独霸中国并进而称霸亚洲和世界的野心。日本帝国主义正是按照田中义一提出的侵略计划,于1931年侵占中国东北,1937年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941年发动太平洋战争。史实表明,日本的侵略行动与奏折中所提出的扩张计划是相符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史学界对《田中奏折》的真伪问题展开了讨论,众说纷纭,至今仍存争议。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田中奏折》所描述的日本侵华计划,与东方会议上制订的《对华政策纲领》是吻合的,也为后来的历史所印证。

  内阁总理大臣田中义一,引率群臣,诚惶诚恐,谨伏奏我帝国对满、蒙之积极根本政策之件。

对满蒙之积极政策

  所谓满、蒙者,乃奉天、吉林、黑龙江及内外蒙古是也。广袤七万四千方里,人口二千八百万人,较我日本帝国国土(朝鲜及台湾除外)大逾三倍,其人口只有我国三分之一。不惟地广人稀,令人羡慕,农矿森林等物之丰,当世无其匹敌。我国因欲开拓其富源,以培养帝国恒久之荣华,特设南满洲铁道会社,借日、支共存共荣之美名,而投资于其地之铁道、海运、矿山、森林、钢铁、农业、畜产等业,达四亿四千余万元。此诚我国企业中最雄大之组织也。且名虽为半官半民,其实权无不操诸政府。若夫付满铁公司以外交、警察及一般之政权,使其发挥帝国主义,形成特殊会社,无异朝鲜统监之第二。即可知我对满、蒙之权利及特益巨且大矣。故历代内阁之施政于满、蒙者,无不依明治大帝之遗训,扩展其规模,完成新大陆政策,以保皇柞无穷,国家昌盛。无如欧战以后,外交内治多有变化,东三省当局亦日就觉醒,起而步我后尘,谋建设其产业之隆盛,有得寸进尺之势。进展之迅速,实令人惊异。因而我国势力之侵入,遭受莫大影响,惹出数多不利,以致历代内阁对满、蒙之交涉皆不能成功。益以华盛顿会议成立《九国条约》,我之满、蒙特权及利益,概被限制,不能自由行动,我国之存立,随亦感受动摇。此种准关,如不极力打开,则我国之存立即不能坚固,国力自无由发展矣。矧满、蒙之利源,悉集于北满地方,我国如无自由进出机会,则满、蒙富源,无由取为我有,自无待论,即日、俄战争所得之南满利源,亦因《九国条约》而大受限制。因而我国人民不能源源而进,支那人民反如洪水流入,每年移往东三省者,势如万马奔腾,数约百万人左右。甚至威 迫我满、蒙之既得权,使我国每年剩余之八十万民,无处安身。此为我人口及食料之调节政策计,诚不胜遗憾者也。若再任支那人民流入满、蒙,不急设法以制之,迄五年后,支那人民必将加增六百万人以上。斯时也,我对满、蒙反增许多困难夹。 

      回忆华盛顿会议《九国条约》成立以后,我对满、蒙之进出悉被限制,举国上下舆论哗然。大正先帝陛下密召山县有朋,及其他重要陆、海军等,妥议对于《九国条约》之打开策。当时命臣前往欧、美,密探欧、美重要政治家之意见,佥谓成立《九国条约》,原系美国主动,其附和各国之内意则多赞成我国之势力增大于满、蒙,以便保护国际之贸易及投资之利益。此乃臣义一亲自与英、法、意等国首领面商,颇可信彼等对我之诚意也,独惜我国乘彼等各国之内诺,正欲发展其计划而欲破除华盛顿《九国条约》之时,政友会内阁突然倒坏,致有心无力,不克实现我国之计划。言念及此,颇为痛叹。至臣义一向欧、美各国密商发展满、蒙之事,归经上海,在上海船埠,被支那人用炸弹暗杀未遂,误伤美国妇人。此乃我皇祖皇宗之神佑,义一方得身不受伤。不啻上天示意于义一,必须献身皇国为极东而开新局面,以兴新皇国而造新大陆。且东三省为东亚政治不完全之地,我日人为欲自保而保他人,必须以铁与血,方能拔除东亚之难局。然欲以铁血主义而保东三省,则第三国之亚美利加,必受支那以夷制夷煽动而制我。斯时也,我之对美角逐,势不容辞。更进而言之,以臣义一在上海船埠受支那人爆炸之时,转伤美人性命,而支那便安然无事,则东亚之将来如非以如此作去,我国运必无发展之希望。向之日、俄战争,实际即日、支之战。将来欲制支那,必以打倒美国势力为先决问题,与日、俄战争之意,大同小异。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国征服,其他如小中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于我。使世界知东亚为我国之东亚,永不敢向我侵犯,此乃明治大帝之遗策,是亦我日本帝国之存立上必要之事也。若夫华盛顿《九国条约》,纯为贸易商战之精神。乃英、美富国欲以其富力,征服我日本在支那之势力。即军备缩小案亦不外英、美等国欲限制我国军力之盛大,使无征服广大支那领土之军备能力,而置支那富源于英、美富力吸收之下,无一非英、美打倒我日本之策略也。顾以民政党等徒以华盛顿《九国条约》为前提,盛唱对华贸易主义,而排斥对华权利主义,皆属矫角杀牛之陋策,是亦我日本自杀之政策。盖以贸易主义者,如英国因有强大之印度及澳洲为之供给食物及原料,亚美利加因有南美、加拿大等可为伊供给养料及原料之便,则其余存之力,可一意扩张对支那贸易,以增其国富。无如我国之人口日增,从而食料及原料日减,如徒望贸易之发达,终必被雄大资力之英、美所打倒,我必终无所得。最可恐怕者,则支那人民日就醒觉,虽内乱正大之时,其支那民众尚能精勤不息,模仿日货以自代。因此,颇阻我国贸易之进展。加之,我国商品专望支那人为顾客,将来支那统一,工业必随之而发达,欧、美商品必然竞卖于支那市场,于是我国对支那贸易必大受打击。民政党所主张之顺应《九国条约》,以贸易主义向满、蒙直进云云者,不奋自杀政策也。考我国之现势及将来,如欲造成昭和新政,必须以积极的对满、蒙强取权利为主义,以权利而培养贸易,此不但可制支那工业之发达,亦可避欧势东渐之危险。策之优,计之善,莫过于此。我对满、蒙之权利如可真实的到手,则以满、蒙为根据,以贸易之假面具而风靡支那四百余州;再以满、蒙之权利为司令塔,而攫取全支那之利源。以支那之富源而作征服印度及南洋各岛以及中、小亚细亚及欧罗巴之用。我大和民族之欲步武亚细亚大陆者,握执满、蒙利权,乃其第一大关键也。况最后之胜利者赖粮食,工业之隆盛者赖原料也,国力之充实者赖广大之国土也。我对满、蒙之利权,如以积极政策而扩张之,可以解决种种大国之要素者则勿论矣。而我年年余剩之七十万人口,亦可以同时解决矣。欲实现昭和新政,欲致我帝国永久之隆盛者,唯有积极的对满、蒙利权主义之一点而已耳。

满、蒙非支那领土

  此所谓满、蒙者,依历史非支那之领土,亦非支那特殊区域。我矢野博士尽力研究支那历史,无不以满、蒙非支那之领土,此事已由帝国大学发表于世界矣。因我矢野博士之研究发表正当,故支那学者无反对我帝国大学之立说也。最不幸者,日、俄战争之时,我国宣战布告明认满、蒙为支那领土。又华盛顿会议时,《九国条约》亦认满、蒙为支那领土,因之外交上不得不认为支那主权。因此二种之失算,致祸我帝国对满、蒙之权益。如以支那之过去而论,民国成立虽倡五族共和,对于西藏、新疆、蒙古、满洲等,无不为特殊区域,又特准王公旧制存在,则其满、蒙领土权,确在王公之手。我国此后有机会时,必须阐明其满、蒙领土之真相于世界当道,待有机会时,以得寸进尺方法而进入内外蒙古,以成新大陆。且内外蒙既沿王公旧制,其权明明在王公手中,我如欲进出内外蒙,可以与蒙古王公为对手,则缔结权利,便可有裕绰机会,而可增我国力于内外蒙古也。至对于南、北满之权利,则以二十一条为基础,勇往迈进,另添如下之附带权利,以便保持我永久实享之权利。  

  一、三十年商租权期限满了后,更可自由更新其期限,并确认商、工、农等业之土地商租权。

  二、日本人欲入东部内外蒙古居住、往来及各种商、工业等,皆可自由行动,及出入南、北满时,支那法律须许其自由,不得不法科税或检查。

  三、在奉天、吉林等十九个铁矿及石炭矿权,以及森林采取权获得之件。

  四、南满及东部蒙古之铁道布设并铁道借款优先权。

  五、政治、财政、军事顾问及教官增聘以及佣聘优先权。

  六、朝鲜民取缔之警察驻在权。

  七、吉长铁道之管理经营延长九十九年。

  八、特产物专卖权及输送欧、美贸易之优先权。

  九、黑龙江矿产全权。

  十、吉会、长大铁路敷设权。

  十一、东清铁路欲向俄国收回时之借款提供特权。

  十二、安东、营口之港权及运输联络权。

  十三、东三省中央银行设立合办权。

对内外蒙古之积极政策

  满、蒙既为旧王公所有,我国将来之进出必须以旧王公为对手,方可以扶持其势力。依故福岛关东长官之长女,因献身于皇国起见,以金枝玉叶之质,而为未开化民族之图什叶图王府之顾问。加之图什叶图王之妃,乃肃亲王之侄女,因此关系,图什叶图王府与我国颇为接近。我特以意外之利益及保护而罗致之,在内外蒙古各王府等,无不以诚意对我敬我。现在图什叶图王府内之我国退伍军人,共有十九人在矣。而向王府收买土地及羊毛特买权或矿权,均被我先取定其特权矣。此外接派多数退伍军人密入其地,命其常服支那衣服,以避奉夭政府嫌疑,散在王府管区之内,实行垦殖、畜牧、羊毛买收等权。按其他各王府,仍依对图什叶图王府方法而进入,到处安置我国退伍军人,以便操纵其旧王公。待我国民移往多数于内外满、蒙之时,我土地所有权先用十把一束之贱价而买定之。然后将其可垦为水田者种植食米,以供我食料不足之用;不能垦为水田者则盛设牧场,养殖军马及牛畜,以充我军用及食用;余剩之额,制造罐头运贩欧、美,其皮毛亦可供我不足之用。待时期一到,则内外蒙古均为我有。因乘其领土权未甚显明之时,且支那政府及赤俄尚未注意及此之候,我国预先密伏势力于其地。如其内外蒙古之上地,多数被我买有之时,斯时也,是蒙古人之蒙古欤?抑或日本人之蒙古欤?使世人无可分辨。我则借国力以扶持我主权,而实行我积极政策。我国对于蒙古之施为,因欲实行如上之政策,由本年起由陆军秘密费项下,抽出一百万元以内,急派官佐四百名,化装为教师或支那人潜入内外蒙古,与各旧王公实行握手,收束其地之牧畜、矿山等权,为国家而造成百年大计。

(《日本田中内阁侵略满蒙之积极政策》,上海民新书店1931年版)

 

分享到:
抗战史上的今天

展览讯息
视频播报更多
习近平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国家主席习近平11日在越南岘港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习近平强调在历史、台湾等涉及中日关系政治基础的重大原则问题上,要始终...[了解详细]
新闻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