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马关条约

      马关条约,原名马关新约,又名春帆楼条约。日本强迫清政府订立的结束甲午战争的不平等条约。1895年4月17日(光绪二十一年三月二十三日)由清政府议和全权大臣李鸿章与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在日本马关(今下关)春帆楼签订。共11款,并附有另约和议订专条。主要内容有:中国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全岛及附属各岛屿、澎湖列岛给日本;赔偿日本军费2万万两白银;中国承认朝鲜完全“自主”;开放沙市、重庆、苏州、杭州为商埠,日船可沿内河驶入以上各口,搭客载货;允许日本臣民在中国通商口岸任便设立领事馆、工厂及输入各种机器;日本在华制造的货物,免征一切杂捐,并准在内地设栈寄存;承认日本在华享有领事裁判权和片面的最惠国待遇。该条约订立后,因帝国主义争夺中国的矛盾,俄、德、法三国出面干涉,迫使日本同意清政府偿付3000万两“赎还”辽东半岛。马关条约是第一个允许外国资本家在华开设工厂的不平等条约。它标志着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开始由商品输出为主转为以资本输出为主,从而使中国半殖民地化的程度又加深了一步。

讲和条约

  大清帝国大皇帝陛下及大日本帝国大皇帝陛下为订立和约,俾两国及其臣民重修和平,共享幸福,且杜绝将来纷纭之端,大清帝国大皇帝陛下特简大清帝国钦差头等全权大臣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北洋通商大臣直隶总督一等肃毅伯爵李鸿章、大清帝国钦差全权大臣二品顶戴前出使大臣李经方、大日本帝国大皇帝陛下特简大日本帝国全权办理大臣内阁总理大臣从二位勋一等伯爵伊藤博文、大日本帝国全权办理大臣外务大臣从二位勋一等子爵陆奥宗光为全权大臣,彼此校阅所奉谕旨,认明均属妥实无阙。会同议定各条款,开列于左:

  第一款

  中国认明朝鲜国确为完全无缺之独立自主国。故凡有亏损其独立自主体制,即如该国向中国所修贡献典礼等,嗣后全行废绝。

  第二款

  日本人绘制的马关条约谈判时的场景

  中国将管理下开地方之权并将该地方所有堡垒、军器、工厂及一切属公物件,永远让与日本。

  第一、下开划界以内之奉天省南边地方。从鸭绿江口溯该江抵安平河口,又从该河口划至凤凰城、海城及营口而止,画成折线以南地方;所有前开各城市邑,皆包括在划界线内。

  该线抵营口之辽河后,即顺流至海口止,彼此以河中心为分界。辽东湾东岸及黄海北岸在奉天所属诸岛屿,亦一并在所让界内。

  第二、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

  第三、澎湖列岛。即英国格林尼次东经百十九度起、至百二十度止及北纬二十三度起、至二十四度之间诸岛屿。

  第三款

  前款所载及黏附本约之地图所划疆界,俟本约批准互换之后,两国应各选派官员二名以上为公同划定疆界委员,就地踏勘确定划界。若遇本约所约疆界于地形或地理所关有碍难不便等情,各该委员等当妥为参酌更定。各该委员等当从速办理界务,以期奉委之后限一年竣事。

  但遇各该委员等有所更定画界,两国政府未经认准以前,应据本约所定画界为正。

  第四款

  中国约将库平银二万万两交与日本,作为赔偿军费。该款分作八次交完:第一次五千万两,应在本约批准互换六个月内交清;第二次五千万两,应于本约批准互换后十二个月内交清;余款平分六次,递年交纳;其法列下:第一次平分递年之款于两年内交清,第二次于三年内交清,第三次于四年内交清,第四次于五年内交清,第五次于六年内交清,第六次于七年内交清;其年分均以本约批准互换之后起算。又第一次赔款交清后,未经交完之款应按年加每百抽五之息;但无论何时将应赔之款或全数或几分先期交清,均听中国之便。如从条约批准互换之日起三年之内能全数清还,除将已付利息或两年半或不及两年半于应付本银扣还外,余仍全数免息。

  第五款

  本约批准互换之后限二年之内,日本准中国让与地方人民愿迁居让与地方之外者,任便变卖所有产业,退去界外。但限满之后尚未迁徙者,酌宜视为日本臣民。又,台湾一省应于本约批准互换后,两国立即各派大员至台湾限于本约批准后两个月内交接清楚。

  第六款

  中日两国所有约章,因此次失和自属废绝。中国约俟本约批准互换之后,速派全权大臣与日本所派全权大臣会同订立通商行船条约及陆路通商章程;其两国新订约章,应以中国与泰西各国见行约章为本。又,本约批准互换之日起、新订约章未经实行之前,所有日本政府官吏臣民及商业、工艺、行船船只、陆路通商等,与中国最为优待之国礼遇护视一律无异。中国约将下开让与各款,从两国全权大臣画押盖印日起,六个月后方可照办。

  第一、见今中国已开通商口岸以外,应准添设下开各处,立为通商口岸;以便日本臣民往来侨寓、从事商业工艺制作。所有添设口岸,均照向开通商海口或向开内地镇市章程一体办理;应得优例及利益等,亦当一律享受:

  湖北省荆州府沙市,

  四川省重庆府,

  甲午战争博物馆情景再现

  江苏省苏州府,

  浙江省杭州府。

  日本政府得派遣领事官于前开各口驻扎。

  第二、日本轮船得驶入下开各口附搭行客、装运货物:

  从湖北省宜昌溯长江以至四川省重庆府,

  从上海驶进吴淞江及运河以至苏州府、杭州府。

  中日两国未经商定行船章程以前,上开各口行船务依外国船只驶入中国内地水路见行章程照行。

  第三、日本臣民在中国内地购买经工货件若自生之物、或将进口商货运往内地之时欲暂行存栈,除勿庸输纳税钞、派征一切诸费外,得暂租栈房存货。

  第四、日本臣民得在中国通商口岸、城邑任便从事各项工艺制造;又得将各项机器任便装运进口,只交所订进口税。日本臣民在中国制造一切货物,其于内地运送税、内地

  税钞课杂派以及中国内地沾及寄存栈房之益,即照日本臣民运入中国之货物一体办理;至应享优例豁除,亦莫不相同。嗣后如有因以上加让之事应增章程条规,即载入本款所称之行船通商条约内。

  第七款

  日本军队见驻中国境内者,应于本约批准互换之后三个月内撤回;但须照次款所定办理。

  第八款

  中国为保明认真实行约内所订各款,听允日本军队暂占守山东省威海卫。又,于中国将本约所订第一、第二两次赔款交清、通商行船约章亦经批准互换之后,中国政府与日本政府确定周全妥善办法,将通商口岸关税作为剩款并息之抵押,日本可允撤回军队。倘中国政府不即确定抵押办法,则未经交清末次赔款之前,日本应不允撤回军队;但通商行船约章未经批准互换以前,虽交清赔款,日本仍不撤回军队。

  第九款

  本约批准互换之后,两国应将是时所有俘虏尽数交还。中国约将由日本所还俘虏并不加以虐待若或置于罪戾;中国约将认为军事间谍或被嫌逮系之日本臣民,即行释放。并约此次交仗之所有关涉日本军队之中国臣民,概予宽贷;且饬有司,不得擅为逮系。

  第十款

  本约批准互换日起,应按兵息战。

  第十一款

  自本约奉大清帝国大皇帝陛下及大日本帝国大皇帝陛下批准之后,定于光绪二十一年四月十四日,即日本明治二十八年五月初八日在烟台互换。

  为此,两国全权大臣署名盖印,以昭信守。

  大清帝国钦差头等全权大臣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北洋通商大臣直隶总督一等肃毅伯爵李鸿章,大清帝国钦差全权大臣二品顶戴前出使大臣李经方

  大日本帝国全权办理大臣内阁总理大臣从二位勋一等伯爵伊藤博文,大日本帝国全权办理大臣外务大臣从二位勋一等子爵陆奥宗光。

  光绪二十一年三月二十三日

  明治二十八年四月十七日

  订于下之关,缮写两分。

议定专条

  大清帝国大皇帝陛下政府及大日本帝国大皇帝陛下政府为预防本日署名盖印之和约日后互有误会,以生疑意,两国所派全权大臣会同议订下开各款:

  第一、彼此约明,本日署名盖印之和约添备英文,与该约汉正文,日本正文较对无讹。

  第二、彼此约明,日后设有两国各执汉正文或日本正文有所辩论,即以上开英文约本为凭,以免舛错,而昭公允。

  第三、彼此约明,将该议订专条与本日署名盖印之和约一齐送交各本国政府,而本日署名盖印之和约,请御笔批准,此议订各款无须另请御笔批准,亦认为两国政府所允准,各无异论。

  为此两帝国全权大臣欲立文凭,各行署名着印,以昭确实。

  光绪二十一年三月二十三日

  明治二十八年四月十七日

  订于下之关,缮写两分。

另约

  第一款遵和约第八款所订暂为驻守威海卫之日本国军队,应不越一旅团之多,所有暂行驻守需费,中国自本约批准互换之日起,每一周年届满,贴交四分之一,库平银五十万两。

  第二款在威海卫应将刘公岛及威海卫口湾沿岸,照日本国里法五里以内地方,约合中国四十里以内,为日本国军队驻守之区。

在距上开划界,照日本国里法五里以内地方,无论其为何处,中国军队不宜逼近或扎驻,以杜生衅之端。

  第三款日本国军队所驻地方治理之务,仍归中国官员管理。但遇有日本国军队司令官为军队卫养、安宁、军纪及分布、管理等事必须施行之处,一经出示颁行,则于中国官员亦当责守。

  在日本国军队驻守之地,凡有犯关涉军务之罪,均归日本国军务官审断办理。

  此另约所订条款,与载入和约其效悉为相同。为此两国全权大臣署名盖印,以昭信守。

  光绪二十一年三月二十二日

  明治二十八年四日月十七日

  订于下之关,缮写两分。

分享到:
抗战史上的今天

展览讯息
视频播报更多
“九一八事变”86周年:纪念馆里宣誓
86周年前的9月18日,日本在中国东北蓄意制造并发动侵华战争,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开端。今天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行活动...[了解详细]
新闻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