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细菌战与化学战——无毒不用其极

  生化武器,即细菌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是严重违反人类的生物性,具有扩散性和不可控性的极端危险的武器,早就被国际社会严格禁止。日本也在1925年6月日内瓦国际会议制订了《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它气体和细菌战方法的议定书》上签字。但是,日本法西斯却公然违反国际法规,在中国以及日本国内组建了大批生化武器的研究、生产和作战部门,在侵华战争中大量使用生化武器,进行残酷的细菌战与化学战。日本政府和军部直接参与实施了对中国的细菌战和化学战。如1937年的日军参谋总长载仁亲王下达实施化学战“在华各军可以使用红弹、红筒和绿筒”的《大陆指第345号指示》。

  日军将大批中国人用作细菌实验和毒气试验的实验品,将他们残害致死;还对无辜的中国平民施放毒气,在河流、湖泊、水井中投毒,以毁灭中国人民的生存条件。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军民因遭受日军细菌战和细菌实验而死亡的人数至少在10万以上;日军使用化学武器多达2000余次,中国军民直接中毒伤亡人数近10万人。战后,至今还遗弃在中国的200万发毒气弹,继续给中国人民造成严重伤害。

 

细菌战

  侵华日军细菌部队及实施细菌战的主要有哈尔滨731部队、广州“波”字第8604部队、南京“荣”字第1644部队、北平北支甲第1855部队、长春满洲第100部队。尤其是731部队最为臭名昭著。

  731部队为了准备细菌战争,丧心病狂地研究制造鼠疫、伤寒、霍乱、炭疽、班疹伤寒等数十种传染病菌,其生产能力之大,数量之多骇人听闻。1945年上半年,为了准备传播鼠疫,仅黑龙江省的日军就向七三一部队上缴了56000只老鼠。日军细菌部队曾组织远征队在中国各地实施细菌战。1941年,日军731部队和南京“荣”字第1644部队密切配合,在常德投撒鼠疫菌。日军细菌部队在抗日活动比较活跃的浙江地区大量撒播细菌,直至现在还不断有人受到伤害。活体实验是日军的一大暴行。日军为了准备细菌战,野蛮地用中国战俘和平民进行活体实验,仅死于七三一部队活体实验的就达3000多人。731部队还对太平洋战争中的英美战俘进行细菌实验。

“决胜瓦斯”——侵华日军实施化学战

  “毒气岛”与516毒气部队。1927年,日本在广岛县的大久野岛秘密建立忠海兵工厂即毒气工厂,开始生产化学武器,运往中国战场。1933年,日本专门培训实施化学战的习志野学校队员进入中国东北,进行毒气(弹)施放演习。1939年,关东军在齐齐哈尔组建516化学部队,进行化学武器的实验、研制和生产。

  实施化学战。1937年7月28日,日军参谋总长载仁下达准予在侵华战争中使用化学武器的命令,揭开了日军对华实施化学战的序幕。因为毒气毒气弹在战争中杀伤力强,又被称为“决胜瓦斯”。1942年5月,日军在河北省定县北疃村对躲避在地道中的索然无辜民众施放毒气拨,造成800多人惨遭杀害的“北疃惨案”。据中国方面统计,侵华日军在中国实施化学战达2000次之多,有9万余中国军民受害,1万余人中毒死亡。

  余毒仍在害人。日本战败后将大批化学武器丢弃在中国,据已发现的有200万枚,毒气100多吨,造成和平居民受伤害事件频出不鲜。2003年8月4日,齐齐哈尔发生了日军遗弃化学武器中毒事件,1人死亡,42人中毒入院。日军遗弃化武问题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尚未了结的问题。由于侵华日军细菌、化武部队在日本战败投降撤离中国时,销毁了大量罪证,却将那些用活人做细菌实验取得的绝密资料带回了日本,并以此为交换条什,与驻日美军进行了交易,美军为得到日本细菌研究的资料,悄悄掩盖了石井四郎等731部队战犯的罪行,使他们逃脱了军事法庭的审判。但历史真相是掩盖不了的,日本至今还遗留在中国的200多万枚毒气弹就是明证。为推动这一历史遗留问题的早日解决,从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起,中国政府正式向日本政府提出交涉,要求日方承担责任,尽快销毁日本遗弃在中国的化学武器。1999年7月,中日两国政府正式签署《于销毁中国境内日本遗弃化学武器的备忘录》,日方在“备忘录”中表示铭记中日联合声明和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原则和精神,承认在中国遗弃了化学武器,承诺将根据《禁止化学武器公约》诚实履行作为遗弃缔约国应承担的义务。

分享到:
抗战史上的今天

展览讯息
视频播报更多
“九一八事变”86周年:纪念馆里宣誓
86周年前的9月18日,日本在中国东北蓄意制造并发动侵华战争,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开端。今天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行活动...[了解详细]
新闻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