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张自忠

抗日战争纪念馆

    张自忠(1891—1940),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陆军中将加上将衔,追晋陆军上将。

    字荩忱,1891 年8 月11 日出生于山东省临清县唐园村。1905 年,考入临清县立中学。1912 年,考入天津政法学堂。1914 年,投奔奉天陆军第二十师三十八旅八十七团团长车震。1919 年,进入鹿钟麟的教导团学习,被冯玉祥誉为“标准学员”。此后任连长、旅长等职。

    1927 年, 任第二十五师师长兼西北军官学校校长和开封戒严司令。北伐战争期间,他致力于训练部队,向来自我带头、严肃军纪,极重训练和管理,注重中国传统的道德精神、爱国精神和军纪精神的教育。所辖部队考绩常为军中第一,号称“模范”。1930 年,中原大战后,冯玉祥军事集团被瓦解,冯军大部被蒋介石收编。第二年,张自忠任第二十九军第三十八师师长兼张家口警备司令。

    1933 年初,日军侵占山海关和热河省,并向长城各要塞推进。宋哲元奉命率第二十九军前往喜峰口到罗文峪一线阻敌进犯。此时张自忠为前线总指挥。张部与敌在长城一线较量四十余日,取得一次次胜利。5 月30 日,《塘沽协定》签订,战斗停止。

    1935 年,华北事变后,张自忠任察哈尔省主席。作为“守边大臣”,他在不战不和的境地中审时度势,加紧整训部队,使部队的战斗力大有增强。1936 年5 月,又兼任天津市市长。这段期间,他“迨主津政、忍辱待时”,“为人之所不能为”(周恩来《追念张荩忱上将》),既不意气用事,又不屈服于帝国主义的淫威,坚守民族尊严。

    1937 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华北、平津局势变得极为复杂特殊。张自忠临危受命,任代理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北平绥靖主任兼北平市长。多年后,李宗仁在回忆录中写道:“外界不明真相,均误以张氏为卖国求荣的汉奸。”对于这段历史,冯玉祥在张自忠殉国后曾撰文写道:“民国二十五六年的时候, 华北造成一个特殊的局面,张自忠在这局面下苦撑,虽然遭到许多人对他误会,甚至许多人对他辱骂,他都心里有底字,本着忍辱负重的精神,以待将来事实的洗白……”其救国之心矢志不移。

    同年11 月,张自忠回到原部队,此时部队已编为第五十九军,张自忠任军长,被调往五战区。1938 年初,日军板垣师团在山东半岛南沿强行登陆。一路西侵,进逼鲁南军事要地临沂,企图与矶谷师团在台儿庄会师。3 月上旬,日军进至临沂城下,张自忠接到命令后,立即率部星夜兼程,于3 月11 日傍晚赶到临沂北郊沂河西岸。经过侦查,得知当面日军有三个联队共九千余人,并拥有大量装甲车、坦克、大炮,临沂城外村庄都驻有敌军。在与守城官兵取得联系后,张自忠决定于14 日拂晓兵分三路从北面对围城之敌发起攻击。至29 日,张自忠下达总攻击令,日军全线退却。至3 月底,临沂之围告解。

    临沂之役是卢沟桥事变后张自忠重返前线打的第一个大胜仗, 他摒弃个人恩怨,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率部与庞炳勋部协力作战,此役揭开了台儿庄大捷的序幕。李宗仁在回忆录中写道:“此次临西之捷,张自忠的第五十九军奋勇赴战之功,实不可没。”后有张宗衡谈及此事时说,当时“若非张大义凛然,不挟前嫌,及时赴援,庞氏已成瓮中之物,必致全军覆没,更谈不上临沂、台儿庄大捷了”! 临沂战后,张自忠升任第二十七军团军团长,兼第五十九军军长。1938 年5 月初,张部又取得歼敌三百余人的碾庄战斗胜利。1938 年9 月初,潢川之战历时12 昼夜,张自忠部虽付出巨大代价,但给敌以痛击,完成了预定任务。潢川战斗为武汉会战前第二十七军团进行的系列战事之一。由于战功卓著,10 月,第二十七军团改番号为第三十三集团军, 张自忠升任集团军总司令兼第五十九军军长,晋升为上将。武汉陷落后,张自忠又兼任第五战区右翼兵团司令。1939 年5 月, 日军沿鄂北襄阳至花园公路和鄂中京山至钟祥公路分兵西犯,企图横扫大洪山、桐柏山,巩固武汉外围。同年12 月,日军又集中强大兵力在飞机和战车的配合下,向在汉水以东、大洪山以西的长寿店地区进行防御的第三十三集团军第一三二师等部发动进攻。两次战事张将军有勇有谋,正奇兼用。人们美称张自忠为“活关公”。

    1940 年4 月,日军集中六七个精锐师团近十五万兵力,再次向鄂北的随县、枣阳地区进犯。当时第三十三集团军驻守在襄河西岸。从5 月1 日开始,日军分三路大举进犯,于8 日进至枣阳,与守军发生激战,迫使守军撤出。第五战区即组织部队对北进之敌实施反包围,经过恶战,日军向南撤退。张自忠部奉命出兵截击敌人。作为有上将军衔的集团军总司令,张将军本可不必亲自率领部队出击作战,但他坚持由副总司令冯治安率部负责襄河西岸的防务,而自己亲自渡河督战。5 月1 日,张自忠曾亲笔谕告所部将领:看最近之情况,敌人或要再来碰钉子,只要敌来犯,兄即到河东与弟等共同去牺牲。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至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愿与诸弟共勉之。

    从5 月8 日,张部在新街与敌人遭遇后到16 日拂晓,张部进至宜城大洪山区罐子口时,遭到日军猛烈炮击,张部被迫退至南瓜店。午时,张自忠左臂负伤。稍后,张自忠腰部又被机关枪击中,他卧在地上浴血督战。战斗后期,张自忠身上又中五弹。高参张敬用手枪击毙敌兵数名后牺牲。弥留之际,张自忠留下最后一句话:“我力战而死,自问对国家、对民族、对长官可告无愧,良心平安!”一代名将张自忠壮烈殉国。时年49 岁。

    他的尸骸被日军盛殓安葬。后经寻觅,由黄维纲部开棺将忠骸起出,另以上将礼服重殓后再将灵柩运往重庆。国民政府为张自忠举行国葬,颁发“荣哀状”,由上将衔陆军中将追晋陆军上将,其遗体安葬于重庆北碚山上。

    国共两党分别在重庆和延安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

    时任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于右任题词:其立志也坚,其制行也烈,初龋齿于危疆,终受命于前敌,身死功成,永为民族之光荣,使军人之圭臬。

    在延安,毛泽东主席赠词“尽忠报国”,周恩来题写“为国捐躯”,朱德书挽“取义成仁”。1943 年5 月16 日,《新华日报》发表周恩来的文章《追念张荩忱上将》,文中说:张上将是一方面的统帅,他的殉国,影响之大,决非他人可比。……其忠义之志,壮烈之气,直可以为我国抗战军人之魂!

    1982 年4 月16 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张自忠为革命烈士。北京、天津、武汉等大城市相继恢复了张自忠路的名称,以纪念这位抗日烈士。

分享到:
抗战史上的今天

展览讯息
视频播报更多
全面抗战前,中日空军力量的对比
抗日战争期间,中国空军记录在案的飞机有400架,但真正能升空作战的却只有91架,而且这些飞机全部来自进口。中国的飞机制造厂...[了解详细]
新闻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