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刘桂五

抗日战争纪念馆


      刘桂五(1902—1938),东北军骑兵第六师少将师长。

      字馨山。1902年8月7日出生于辽宁省朝阳县六家子乡八家子村(当时属热河省凌南县)一个农民家庭。由于家境贫寒,仅读两年私塾,便辍学务农。1923年到保卫团当兵。1925年,离乡加入冯玉祥所部西北军第十一师师长宋哲元的部队。1926年,宋哲元奉命离开热河后,刘桂五慕名投入当地的一支地方武装白凤翔部,由班长、排长升至连长。1928年,白凤翔部接受东北军的改编,以东北边防军骑兵第六旅调驻黑龙江,刘桂五任该旅第十八团一连少校连长。1929年,中东路事件发生,刘桂五部被派往密山与苏军作战,因战功,被破格擢升为骑兵第六旅第十八团上校团长,并授“六等云麾勋章”。1930年,东北军武装调停中原大战,刘桂五部被调往河北,驻临榆、安国、蠡县等地。同年7月,刘桂五率队参加东北军讨伐石友三之役,战役结束后回归原驻地。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奉命执行蒋介石“不抵抗”政策的二十万东北军不战而退,刘桂五虽有报国之志,除绝对“服从”外亦无他路。1933年3月,热河沦陷,张学良通电下野,东北军重新改编,将旅的番号改为师,刘桂五任骑兵第六师第二团团长。1934年,刘桂五奉命到庐山军官训练团第三期受训。1935年6月,东北军骑兵由六个师缩编为四个师,编成骑兵军。刘桂五仍任骑兵第六师第十八团团长。

      同年10月,蒋介石在西安成立“西北剿匪总司令部”,张学良任副总司令,在豫鄂地区围追堵截红军的东北军开赴陕甘继续“剿共”。骑兵军奉命驻守在甘肃省庆阳县西峰镇,刘桂五率第十八团驻扎在庆阳县驿马关,距军部30公里。从1935年9月到11月,东北军在同陕北红军和刚抵达陕北的中央红军在崂山、榆林桥、直罗镇连续交战,被消灭近三个主力师。这给包括刘桂五在内的广大东北军官兵以极大震动。加之蒋介石对东北军的损失非但不予抚慰,反而削减军饷、取消番号,广大官兵士气低落,军心涣散,反对内战、要求抗日的呼声越来越高。

      12月,中国共产党召开瓦窑堡会议,确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为争取东北军抗日,红军不仅优待东北军俘虏,而且还向他们宣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道理。同时,中共地下党组织在东北军内部做了大量工作,团结和影响了一大批思想进步的爱国军官。刘桂五也是其中之一,他经常向在东北军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刘谰波、王再天请教思想疑难,议论时政大局,探讨救国良策,逐渐转变了以往对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看法,多次表示坚决拥护共产党的《八一宣言》,拥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把打倒日寇、收复失地视为其神圣天职。骑兵第六师师长白凤翔也深受其影响,最终促成骑兵第六师与红一军团形成了互不干扰的友军关系。

      1936年秋,张学良、杨虎城在陕西王曲开办军官训练班,刘桂五奉调入第二期训练团学习。期间,张学良侍卫副官陈大章曾向其推荐刘桂五到他身边工作。9月,张学良在东北军中秘密成立了“抗日同志会”,刘桂五是成员之一。12月4日,蒋介石飞抵西安,逼迫张学良、杨虎城继续“剿共”。张、杨在苦谏无效的情况下,决定实行“兵谏”。8日,张学良单独接见刘桂五,经过一番考验,向他布置了捉蒋的任务。10日,张学良授意由白凤翔、刘桂五和卫队营营长孙铭九秘密组织突击队捉蒋。12月12日凌晨2时,白凤翔、刘桂五、孙铭九在灞桥会合突击队,驱车直奔华清池,圆满完成捉拿蒋介石的重任。事后,张学良因刘桂五捉蒋有功,晋升他为骑兵第六师少将师长。

      1937年“七七事变”后,骑兵第六师奉命归属东北挺进军司令马占山指挥。8月,刘桂五率部到大同与马占山会合,旋赴丰镇一线扼守。由于东北挺进军新近编成,除骑六师外,其他各部作战能力较弱,协同作战能力不强,因此,天镇、阳高、丰镇在9月中旬相继失守。9月17日,刘桂五督部与来犯日伪军激战三日,形势不利,退守绥远(今属内蒙古)归绥(今呼和浩特)。

      10月1日,刘桂五率部到达绥远。由于当地守军不予配合,仅刘桂五一个师守卫绥远。自10月6日至10日,刘桂五率部与日伪军在东旗下营等地多次激战,挫敌攻势。但终因援军不及,部队连续作战,十分疲劳,无力再战。马占山命骑六师退至五原休整。

      11月15日,日伪军攻陷东胜县,刘桂五闻讯即于次日出发,冒雪强渡黄河,击溃河防伪军,饥寒行军五天,一举克复东胜,俘敌五百人。12月13日,日伪三千余众再犯东胜,刘桂五于17日兵分四路迎战敌人,歼敌三百多人。

      1938年春,马占山率部出伊克昭盟,准备出大青山,东进开辟新战场。刘桂五虽对此次军事行动持有异议,但仍率骑兵六师担任先锋任务,挺进大青山。日伪军调集重兵封锁南北山口,挺进军苦战半月,伤亡惨重。为避免全军覆没,挺进军于4月间西撤回防,刘桂五骑兵六师担任后卫任务。4月21日,马占山、刘桂五等宿营内蒙古武川县百灵庙南面的黄油竿子村,被敌重兵包围。22日,日伪军以装甲车封锁出路,马占山、刘桂五率卫队拼死突围。中午,刘桂五腿部负伤,仍不下火线。至下午4时,刘桂五腹部中弹,壮烈殉国。时年36岁。

      1938年5月25日,刘桂五烈士遗骸运至西安,各界人士五千余人迎灵路祭。6月9日,追悼大会在西安革命公园举行,三千余人临祭。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赠送挽联:“贵军由西而东,我军由南向北,正期回合进攻,遽报沉星丧战友;亡国虽生何乐,殉国虽死犹荣,伫看最后胜利,待收失地奠忠魂”。

      1961年7月25日,陕西省人民委员会追认刘桂五为革命烈士,并将其忠骸迁入西安南郊革命烈士陵园。同年12月12日,烈士陵园为刘桂五举行了立碑典礼。

分享到:
抗战史上的今天

展览讯息
视频播报更多
新时代 致敬英雄
从“精忠报国”的岳飞到“苟利国家生死以”的林则徐,从“抗日英雄”杨靖宇到狼牙山五壮士,从“人民的好公仆”焦裕禄到“愿以...[了解详细]
新闻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