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肖山令

抗日战争纪念馆

      肖山令(1892—1937),1937 年兼任南京宪兵少将司令、南京警察厅长、战时南京市长、代理南京警备司令、防空司令等职,追晋陆军中将。

      字铁侬。1892 年7 月出生于湖南省益阳县四方山。自幼在私塾读书,聪颖好学。1911 年,受孙中山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立志操戈卫国,拯救国家危亡,毅然弃文从武,考入湖南陆军小学学习军事,1914 年,考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1917 年毕业后回到湖南,在湘军服役。1926 年参加北伐战争,历任营长、团长、参谋等职务。1929 年,调任南京首都卫戍司令部中校参谋。1931 年,首都卫戍司令部改组为宪兵司令部,肖山令任上校总务处长,1936 年升任宪兵司令部少将参谋长,次年3 月晋升为宪兵副司令。

      1937 年7 月7 日,日军制造卢沟桥事变,发动了蓄谋已久的全面侵华战争。11月12 日,上海失守。日军侵华气焰更加嚣张,以八个师的兵力,分三路水陆并进,直逼南京,企图占领中国的政治中心,迫使国民政府屈服。在这危急存亡之时,肖山令被委以宪兵司令、警备司令、防空司令等多个职衔。10 月20 日,国民政府西迁重庆时,蒋介石又任命肖山令兼南京警察厅长;南京市长离职后肖山令又奉命兼任南京市市长。10 月底,宁、沪告急,南京卫戍军司令长官唐生智又任命肖山令为卫戍军副长官。国难当头,肖山令直任不辞,当时舆论众口一致称赞他“受命于危难之时”。肖将军明知身处险境,南京孤城已危在旦夕,但仍镇定如常,统帅精锐宪兵部队一万多人及两个直属陆军师和工兵部队约三万余人固守南京,他鼓励将士坚守岗位,誓与敌人血战到底。

      南京保卫战于12 月5 日起,至12 月13 日止,先后有十五万军队参加了战斗,除肖山令直属宪兵部队外,中央正规军的第七十八军、七十一军、七十二军、十军、七十四军、八十三军、六十六军等部队也临时划归南京卫戍区指挥。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布置南京防务时,令肖山令的宪兵部队防守城西莫愁湖、清凉山和草场门一线的清凉山防区和明故宫机场、复成桥至三十四目标高地一线的明故宫防区。随后,肖山令赴阵地观察周边地形,夜以继日制定战斗计划,划定各部防区。为加快完成阵地工事,又征召组织民工,配合部队挖掘战壕、构筑工事。

      日军最高统帅部于12 月1 日下达南京作战命令,3 日, 日军六个师团一齐向南京推进,5 日,各路日军已到达南京外围阵地。中国各路守军浴血抵抗,重创日军,但终因敌人优势兵力、现代化武器加立体式进攻,外围阵地陆续失守。8 日,日军已攻陷了句容,占领汤山、淳化、牛首山、大胜关,直逼紫金山、大教场、雨花台等地。南京形势岌岌可危,唐生智令各军退守复廓阵地。8 日晚,肖山令的同乡向他直言:“外围阵地已失尽,南京失守只是时间而已。委员长已走,市长马超俊等高官也都悄然离去,肖司令亦应预作安排,以策安全。”肖山令毅然答道:“我肖某受命全权守卫首都,防守无方无以对父老;杀敌不力,俯首称臣,有何面目见江东。我决心留守,与金陵共存亡。”

      12 月9 日拂晓,日军趁中国军队退守复廓阵地尚未稳定之际,攻到光华门外大校场、通光营房一带,肖山令立即命令清凉山防区宪兵第二团速增援战斗在光华门城头的友军教导总队,从侧翼向敌人开火,教导总队守军士气大振,终于将日军击退。10 日,日军逼近南京城下,在轰炸机、坦克的掩护下向雨花台、通济门、光华门、紫金山第三峰同时进攻。中国守军虽死守阵地,但因敌我实力差距太大,最终中国军队不得不后撤。紧接着,日军又向明故宫阵地发起猛烈攻击,中国守军与日军激战一小时后,伤亡惨重,被迫后退。肖山令下令中国守军退守到上新河棉花堤、逸仙桥、古林寺一带,以便完全集中力量,阻击日军。在肖山令的指挥下,中国守军与日军浴血奋战,多次打退日军的进攻,确保了阵地安然不失。为阻挡日渐逼近的日军野炮部队,肖将军再下令宪兵部队增援陆军师,途中,宪兵部队与从光华门突进城内的日军遭遇。巷战中,日军难以发挥优势火力,加之敌明我暗,中国守军凭着熟悉地形和建筑物的优势,杀伤日寇逾千人。11 日拂晓,肖山令指挥宪兵五团向棉花堤扑来的日军进攻,我军采取远者枪打,近者投弹,再近者白刃肉搏方式与日军的步兵、骑兵、炮兵激战多时。在日军强大的炮火下,宪兵部队各处阵地、工事均被毁,官兵伤亡惨重。肖山令忍痛下令五团退至棉花堤后第二道防线。为督促将士趁夜抢修工事,调度兵力,肖山令不顾左右劝阻,毅然离开指挥所,冒着枪弹,亲赴前沿阵地。

      12 日拂晓,南京城外的日军增援部队赶到,各线的兵力大增。肖山令激励全体官兵与南京共存亡。午后,日军大炮将雨花门、中山门城垣轰开数处,一部日军趁乱攻进南京城。肖山令严令中国守军:“未奉命令,不得弃守阵地,违者军法从事。”要求预备队作巷战准备,以协助友军歼灭侵入城里的日军。12 日下午,唐生智传达了蒋介石的电令,命守城部队立即向下关撤退。肖山令只好抽调第一线大批军警前往南京下关江边待命。同时,自己率余部占据有利地形,掩护大队通过,并要求部队:“各物可弃,唯枪弹不许丢。”午夜时分,宪兵部队到达江边,这时下关江面波涛汹涌,天寒地冻,数万军民争相渡江逃命,却苦渡无舟。肖山令指示所部自扎木筏渡江。因人多舟少,13 日晨,仍有三分之二的部队无法渡江。这时日军已追踪而来,向撤退的中国军民开火。肖将军下令宪兵部队就地阻击日军,训练有素的宪兵部队以连为单位进行攻击。日军想不到溃退的中国军队会有组织地狙击,猝不及防,死伤很多,慌忙后退一段。随后,日军在机枪掩护下发起冲锋,因江边无任何隐蔽地物,宪兵部队背水作战,他们抱定决死之心,顽强抵御,在激战五个小时后,宪兵部队伤亡殆尽。日军不断地涌上,肖山令振臂高呼:“杀身成仁,今日是也!”与所剩无几的官兵挺着刺刀与日军展开白刃格斗。最后,中国守军全部壮烈牺牲,肖山令不愿被俘受辱,大义凛然,举枪自戕,以身殉国。时年45岁。

      国民政府为褒扬肖山令的抗日功绩, 追认他为陆军中将。抗战胜利南京光复后,为肖山令勒石建碑,镌刻其为保卫首都英勇献身之不朽功绩,陈列于雨花台畔,永资后人瞻仰纪念。

分享到:
抗战史上的今天

展览讯息
视频播报更多
本市166家市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唱响
12月1日,北京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工作现场推进会召开,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杜飞进,中宣部宣教局副局长李兴华,市革命历史类纪...[了解详细]
新闻排行更多